《暗夜血色》——封灵师和吸血鬼之恋

向下

《暗夜血色》——封灵师和吸血鬼之恋

帖子 由 我是水儿 于 周二 十一月 26, 2013 12:38 am

暗夜血色
烟如梦隐 / 文
一,暗夜下的杀手
  夜如死寂一般沉默,一轮明月当空,只剩下一股挥不去的血腥味道。
  她的手有些颤抖,从未遇上这么强劲的对手,黑袍下的他似乎有永远用不完的法力,而她已经竭尽全力却依然无法近他丝毫。他似乎清楚她的招式和法术,每次都能安然躲过,这让奇茗有些慌张。手臂上的伤口不断地涌出鲜血,她仿佛看见他在暗夜下的冷笑,那笑让她全身战栗,无法自控。突然,他挥动长袍朝她冲来,犀利的眼神,下手毫不留情,幸得希长救了她,不然她恐怕会死在他手下。
  看着那一身黑袍消失在眼前,希长叹了口气,挑着眉朝奇茗抱怨,“小姐麻烦你下次认真点好不好,再这样下去真会没命的!”说着便拿出药水帮她处理伤口,是封灵族的秘制药水,可瞬间止住鲜血。希长看着奇茗隐忍的神色,皱了皱眉,将她的伤口小心包扎起来。
  奇茗摆摆手,对希长是鞠躬又鞠躬,“师兄,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师妹我无以为报,劳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在师傅面前提起这件事……”
  “行了,行了,”希长拍拍她的头,在他眼里奇茗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只得无奈地叹气,“我什么时候打过你的小报告啊?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奇茗眯着眼瞅着他,早知道师兄会这么说了,请他吃顿大餐就可以了事。希长一把搂过她的肩,一边大步朝前走一边笑道,“哎,打了一仗太累了。走,吃点儿夜宵补充体力。话说回来,你今天是怎么搞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一个黑袍吸血鬼就把你吓成这样……”
  奇茗呆呆地失神,任由希长拉着她。
  是,身为封灵一族的他们的确大战过许多吸血鬼,也很少失手。可是这次她却动不了手,以往的理智在瞬间荡然无存,只因为他在暗夜下的眼神和笑,他的神色像一剂穿心的毒药,让她无从反抗。
  她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
  
二,闯入学校的行凶者
  “奇茗!奇茗!动作快点,要迟到了!”
  一清早希长就跑到她家门口干吼,奇茗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不过才七点,平时赶个任务也没见他这么积极的。奇茗含着面包片推开门,跟他撞了个满怀,“不就是开学吗,你着急个什么劲啊?”
  “你还知道是开学啊?居然还穿着睡衣?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学生啊?”希长指着她一阵责骂,奇茗连连点头,“是是是,你说的对,我们是负责在学校里捉鬼的学生!”
  “你……我跟你说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吸血鬼有多猖狂,它们要是进了学校那就……”
  奇茗关上门任由希长在门外长篇大论,反正被他说教惯了,也懒得跟他理论。不过他说的话倒是不无道理,现在局势混乱,吸血鬼一族疯狂地在城里虐杀市民,像学校这种学生聚集的地方的确很容易让吸血鬼趁虚而入,封灵族绝不可掉以轻心。
  奇茗换好衣服出门时,希长依然滔滔不绝地站在门口念着。
  “我们要趁开学的时候就把它们揪出来,等到它们下手时就晚了!”
  奇茗瞪了他一眼,“行了,有时间在这里废话,还不如留些体力去收拾它们。”
  希长愣住,乖乖地闭了嘴。她扬起一丝微笑,“师兄果然听话,不错,走吧。”
  他将头盔扔给奇茗,然后一把将她拽到车上,奇茗惊诧,这是要让她骑摩托去上学?
  “喂,有高中生开摩托车吗?你……”话还未说完,车已经发动朝着学校飞速行驶。奇茗的手不由自主地缠在希长的腰上,抬头看着他的侧脸。菱角分明,清秀俊朗,师兄怎么看也是一表人才啊?奇茗纳闷为什么他的性格和行为总是与样貌不成正比呢?
  奇茗和希长是封灵族的弟子,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绝佳封灵师组合,同时他们也是同一所高中的毕业生。除开封灵师的身份,他们的生活与常人无异,只不过是夜晚的活动时间多了些,白天打瞌睡的时间也多了些。这也没办法,谁叫那些吸血鬼都是夜间活动动物,每次任务都在黑夜里进行,是封灵师无可推卸的责任。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她和希长的配合也越来越有默契,不过像昨晚的事似乎有些不太寻常,那是他们合作以来第一次失手。师傅并未责怪他们,可奇茗仍是心有余悸,究竟是怎样的吸血鬼可以让她失去心智。
  
  师傅说过,吸血鬼有超于常人的美貌,有利于他们吸引无知的人类。如若他们混入人群之中,定当有他们独特的一面引人注目。
  奇茗在学校里看见这样一个人。他叫蓝无痕,是高一的新生,180的身高和英俊潇洒的外表,让许多女生对他一见倾心。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皮肤很白,但从不会笑,一直站在明媚的阳光下,眼睫有闪耀的颤动。如果他是吸血鬼那必定法力高深,至少像这样能直面阳光的吸血鬼她从未见过。
  希长朝着她视线望去,露出一阵唏嘘,“是个小帅哥嘛,你看上了?”
  奇茗丢下一句话,“我看过他的档案,明明跟我们同一年,却读高一,不是留级生就是妖怪。盯着他,有任何情况就立刻通知我。”
  希长明意点头,但想来想去觉得奇茗的话有些奇怪,不是留级生就是妖怪算什么理论?突然,希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双眼犹豫地看着她,幽幽地道出一句,“奇茗,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什么?”
  看着奇茗回过头来满脸的诧异,希长只是微浅地笑着,摇头,“没什么。”
  希长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不似以往的坦然,他到底在想什么?奇茗瞪着他问,“难不成你真以为我看上他了?”
  希长一愣,片刻后大大咧咧地傻笑,“全校女生都看上了,我以为你……”
  “得了吧,不过就那样儿,我要是真喜欢帅哥,选你也不会选他。”
  她在说什么?希长又是一愣,收敛笑意,怔怔地看着她问,“真的?”
  他一认真起来奇茗还真傻了,只得拍拍他的肩摆出一副江湖侠气,“那是当然,你比他帅多了。看他那小白脸样,估计不会吃人血也会吸人‘血’,小心盯着他,保住自己校草的地位,别让全校的女生都跟他跑了。”
  希长一把抓住奇茗的手,感动得泪眼汪汪,“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奇茗一头雾水,搞不懂他在激动什么,这个师兄脑子里也不知是装的什么,怎么跟她就不是一个思维模式?哎,跟他在一条道上做事的自己还真是倒霉!
  
  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反复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是一场生死决战,她和搭档都身受重伤,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发出最后致命的一击,眼前面目狰狞的吸血鬼终于倒下。她扶起身边的同伴,看着他模糊的脸庞渐渐清晰,心很痛很痛,痛到麻木,却如何也发不出声音。她看不清他的样貌,但她知道,他不是希长。
  每次醒来枕边满是泪水,奇茗呆滞地抹着眼泪,却不知为谁在承受这份痛楚。
  梦里的人究竟是谁?
  她反复问着自己却始终没有答案,只是隐约有些不安。
  担心的事终于在一个星期后发生了,清洁工在教学楼的厕所里发生了一名女生的尸体,颈部两边各有一道清晰的牙痕,鲜血流了一地,可见混进学校的不止一只吸血鬼。奇茗检查完尸体后问希长,“你怎么看?”
  希长说,“你让我监视的那个蓝无痕没什么不妥,除了跟那女生平常的约会过几次外,几乎没有什么其他行为。还有他从不外出,这个似乎不像是吸血鬼的生活。奇茗,你说我们是不是一开始就弄错方向?”
  “不,就凭他曾经与死者约会过就脱不了嫌疑……”奇茗一边说一边拖着希长挤出围观的人群,却在人群中瞧见蓝无痕的身影。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转脸看着她,仅是一眼便转身离开。奇茗呆呆地站在人群中,一时之间竟又乱了思绪。
  “奇茗,怎么了?”希长拽了拽她的手臂,她才回过神来,盯着蓝无痕离开的方向坚定地说着,“继续监视他,不要错过一丝一毫的线索。”
  希长猛地抓紧奇茗,将她拽到眼前,紧紧地盯着她说,“奇茗,他不是。”
  奇茗拍掉他的手,“他只是隐藏的好,我就不信他不露出狐狸尾巴。”
  说完她转身离开,没有听见希长在她身后无奈的叹息。
  你忘了他,却依然记得在他身后注视着他。即便方式不同了,可是,他还是让你在意了。
  
三,他究竟是谁
  希长从报纸中抬起头来,望着坐在对面悠闲地喝着奶茶的奇茗,又望了望坐在隔壁桌上的蓝无痕和他的新追求者,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小声地对奇茗说,“喂,我们这样是不是太明显了?”
  奇茗挑了挑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又怎样?不威胁威胁他,怎么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东西?希长还真想不到奇茗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蓝无痕。这个人,难道奇茗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吗?希长注意着蓝无痕的一举一动,无论他与奇茗说什么,坐在一旁的蓝无痕都没有任何表情。他们两人都忘了吗?
  真的能忘吗?
  奇茗看了看表,已经五点半了,连忙推了推希长,提醒他晚上有自习的事。希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叫老板结账,就在这个时候,他瞥见了蓝无痕的眼神不偏不倚地落在奇茗身上。希长一怔,拉着奇茗就往外跑。
  奇茗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你看见他獠牙了,跑这么快?”
  希长放慢步子停下来,回过头问奇茗,“上次执行任务,你有没有看清那个黑袍的獠牙?”
  奇茗摇摇头,“那个时候情况危急,我哪里有机会掰开他的嘴拔他的獠牙啊?”
  希长想了想,总觉得这事有哪里不对劲。
  “你说吸血鬼会不会有其他的帮手,帮它们寻找猎物,也帮它们除掉我们这些‘碍手碍脚’的封灵师?”
  希长紧盯着奇茗问,“你有什么线索?”
  奇茗透过落地玻璃窗,看着喝着咖啡的蓝无痕,告诉希长继续盯着他。
  为什么奇茗认定了这事总与蓝无痕有关?他只知道自己以前认识的蓝无痕和现在认识的蓝无痕都不可能是吸血鬼,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奇茗如此怀疑他呢?希长很害怕,他害怕奇茗总有一天会想起以前的事,将这两年与他的生活淡忘,他付出那么多,一直守在她身边,只希望她能偶尔意识到他的存在。可是那个人出现了,他又回来了,希长开始害怕了。
  究竟要怎样,她才可以明白他?
  
  又过了一个星期,仍是没有头绪。奇茗担心自己没头没脑的师兄忽略了什么细节,所以决定亲自行动,她就不信蓝无痕没有一点嫌疑。奇茗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觉,这次直觉告诉她这个蓝无痕有问题,她绝不会错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监视蓝无痕与希长监视他的结果没有两样,他的确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白天上学,晚上送小女朋友回家,然后再步行回去。周末和不同的女生约会,除了来者不拒以外,闲言闲语甚少。
  奇茗咬着吸管喝可乐,狠狠地咬,难不成自己真的错了?她站在树下紧紧盯着蓝无痕的侧脸,一副冷漠的死人模样,真不知道这些小女生到底喜欢他什么,耍帅耍酷就这么吸引人?奇茗还是认为阳光大男孩的希长比死人脸好看,她拔掉吸管径直抱着玻璃瓶往肚子里灌可乐,再望向蓝无痕时却发现他已经朝自己走来。
  奇茗惊诧得差点没喷他一身可乐,蓝无痕低头看着她,轻笑着问,“你还想跟着我多久?”
  他,他居然笑了。从开学以来到现在也快一个月了,奇茗从未见到他笑过,这个时候蓝无痕却对她笑了,虽然是带着嘲弄的冷笑,但是这也很不同寻常。不,不同寻常的不是他的笑,而是他居然注意到了奇茗的跟踪。封灵师脚步轻盈,有自身法力可以保护她不受任何人注意,可是蓝无痕居然发现她了。
  “你很漂亮。”他用他双深邃的琥珀色的眼睛盯着她,盯得奇茗几近失神。然而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她就跟着他走了。
  奇茗逐渐意识到蓝无痕的魔力,不容任何女孩拒绝眼神,她就这样轻易被他带走了。
  是废弃的停车场,烟尘布满各个角落,而奇茗却只看见他。她看着蓝无痕一步步朝他逼近却无法反抗,使不出任何法力,她后悔自己看过他的眼,后悔自己被他摄魂,可是这个时候已不容她后悔,如果他真是吸血鬼,那么她绝无生路可言。
  蓝无痕低下头望着她,依然用那双迷人的眼看她,他说,“你不该这样执着地跟着我,这只会让我迫不及待地想杀了你。”
  奇茗倒吸一口冷气,透过他的眼,她感觉世界天旋地转,残缺的画面不断涌上脑海,梦里的生死决战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真实。她看见蓝无痕为她裆下吸血鬼的进攻,奄奄一息地倒在她身旁,才让她有机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蓝无痕究竟是什么人?他到底与她是……
  “我会杀了你的。”
  蓝无痕冷漠的声音将奇茗拉回现实,她平复了心情,突然朝他露出温和的笑。她也不懂这是为何,只是从心底涌出了这份笑意,任由蓝无痕举起刺刀朝着她的胸膛猛地刺来。奇茗无怨地闭上眼睛,似乎等待了千年的重逢早该结束了。
  “住手!”
  奇茗的手臂被猛地一拉,她猛然看见匆忙赶来的希长,他挡在她身前一把拽住蓝无痕的衣领,另一只手迅速地在空中画出一道神符打入蓝无痕体内。只见蓝无痕原本淡然无神的双眼立刻恢复往日的神采,奇茗惊诧,怎么她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蓝无痕已被控制?她竟被一双入魔的眼摄魂,还真是荒唐。
  蓝无痕呆呆地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两人,没有说任何一句便转身离开。
  “你等一下……”奇茗想叫住他,却被希长拦住,“别再执着地监视他了,在他身上是找不出任何线索的。他不是吸血鬼,更不会杀人。”
  奇茗惊诧地看着他,类似的话希长之前也有说过,她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不然以师兄的性格怎么会维护一个陌生人?
  奇茗问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希长的神色有些哀伤,紧紧将奇茗拥在怀里,他的声音很低,低沉得让奇茗怀疑他是不是在流泪。他说,你想知道的事师傅会告诉你的。
  你与蓝无痕的过去,师傅会告诉你的。
  
四,遗忘果实
  封灵族有一种秘药叫做遗忘果实。
  许多经历过生死大战的封灵师因不堪噩梦困扰和折磨,所以服下这种药来忘记某段特定的往事。这种药可以抹去他们想忘记的事情,当然也可以帮他们忘记一些人。
  奇茗也服过这种药,自从三年前蓝无痕在一场战斗中被吸血鬼掳走以后,师傅便让她服下了遗忘果实。他们都知道,奇茗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叫蓝无痕的封灵师,如若不抹去他的存在,封灵族也将失去奇茗。
  师傅不想一连失去两个优秀弟子,他唯有保住留下的人,所以他让奇茗遗忘了蓝无痕,又将希长派到她身边,让希长代替了蓝无痕的位置,和奇茗重新组成封灵族不灭的神话。
  两年过去了,一切都风平浪静,直到蓝无痕再次出现。没人知道他这些年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他为何突然出现。只是他一回来就打乱了所有的一切,从来不曾失效的遗忘果实却被奇茗的记忆冲破,她开始隐隐约约地想起他,梦里反复出现着他们往日联手杀敌的情景,只是她并不知道在梦里出现的那人,就是蓝无痕。
  师傅拉着她的手说,“奇茗,也许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你忘不了他,他也忘不了你,所以,他回来了。”
  可是,他回来了就引发了一场大战,被吸血鬼控制,为它们寻找猎物,已经有人丧命,她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在他们手上。
  也许,除掉蓝无痕就能保住更多人的性命。
  师傅怜惜地看着她,“奇茗,他没有错,只是一时被乱了心智。我们找了他两年,现在他终于回来了,你应该高兴。除掉控制他的幕后真凶,将他平平安安地带回来。”
  奇茗不知自己是否还有其他的选择,她只知道这些年来她的心从未如此乱过。她在人群中看见希长哀伤的神色,突然很心痛,他不该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应该像平日那样玩世不恭,这样也许她可以有片刻的安心。
  她说,“希长,不管今晚发生什么,都不要来找我。”
  她说,“除掉吸血鬼是我们封灵师的责任,不管对手是谁我们都不能心软,因为我们要保护更多的人。”
  她说,“和你合作的这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但是,如果我回不来了,记得要忘了我。”
  希长望着她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在月色下笼着银光,寂寞而执着,她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
  
五,怀中的血色
  夜很静,如她再遇蓝无痕那晚时一样。他依旧是一身黑袍,在城市的高楼上静立,他在等她,等她来取他的性命。
  他问她,“是他们叫你来的?”
  奇茗摇头,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不是,是我自己要来杀你。已经死了的人就不该再出现,更何况你……你已经不是原来的蓝无痕。”
  他轻挑着眉冷笑,“那你告诉我,我该是什么样的?”
  奇茗紧握着手中的银剑,横至他眼前,“我忘了,你也忘了,又何必再去计较过去?”
  “是吗?你真的忘了吗?”他的黑袍在寒风中扬起,卷起满天风沙。她记得他曾经说过,他们要牢记彼此的法术,才能配合得天衣无缝。倘若他们都还记得,那么谁又能战胜谁,谁又能躲过谁?
  霎时间,无数吸血鬼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奇茗紧紧包围,蓝无痕依旧只是冷笑,“这次没有人帮你,你还不魂飞魄散。”
  “我来了这里就没想过能活着出去。既然你这么有兴致,我就陪你玩场大的。”奇茗用银剑割破掌心,鲜血的气味立刻引来无数吸血鬼朝她冲来。她一直在笑,笑得很平静,仿佛这场杀戮便是一生中最畅快的事,她无憾无悔,她看见了他,看到他还活着,便已知足。
  她下不了手去杀他,却可以利用自己做诱饵,将这些潜伏在城市中的吸血鬼都引出来,而后一网打尽。蓝武汉不过是个幌子,是她的幌子,也是吸血鬼的幌子。他们都在利用他的存在,可是她更加在乎他的生死。师傅叫她保住他,她能做到,却做不到保住自己。
  三年前,自从他消失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的心就死了。三年后,他回来了,而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而她亦不是以前的她。冥冥之中注定的,是他们终将不断地错过,再也回不了头。
  奇茗的周身散发着奇异的光彩,法力无限制地被激发,她从未感觉到这么如此深厚的法术从自己体内涌出。看着无数吸血鬼在眼前倒下,她手中的银剑就像嗜血的狂魔,不断地夺去这些恶魔的体魄。蓝无痕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渐渐平和而温柔,心底的情绪缓缓涌动,黑夜下他的瞳孔泛着绿光,周身的颜色与奇茗的融在一起,那种温暖扑打在他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奇茗,奇茗,我一直在找你,你知道吗?
  周围的吸血鬼越来越多,无论奇茗的法力如何增强,她最终都会因体内不支而倒下。蓝无痕突然冲了进去,他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奇茗,让我们再合作一次。”
  奇茗看着蓝无痕清晰透亮的双眸,淡然一笑,“好。”
  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指引着他们,他们依然可以配合得天衣无缝。没有交流,没有互通心意,他们顺其自然地使用着各自的法术,却像是在与另一个自己合作,直取敌者性命。希长不知何时也赶到奇茗身边,他嬉笑着说,“小师妹真不仗义,自己打架打得这么痛快,却不叫我。”
  奇茗惊诧地看着他,希长终究还是放不下她。就如她放不下蓝无痕一样。
  这场交战越来越激励,希长从未遇到过这么多吸血鬼同时袭击,它们是亡命屠夫,以他们三人的力量将它们全部除掉,到最后也只会筋疲力尽。就在紧要关头,三人的法力渐渐减弱,体力大量丧失让他们几乎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还剩三个吸血鬼,只剩下三个了。奇茗深吸了口气,举起银剑朝它们冲过去,突然,有一只吸血鬼闪到她身后,蓝无痕大叫不好,朝吸血鬼扑了过去。
  颈部被咬断,鲜血的气味充斥着它们的神经,眼见着它们都扑向蓝无痕,奇茗心如绞痛,奋力地刺了下去。希长发出银针,顿时灰飞湮灭。
  夜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月还是如此的明亮。
  所有都结束了。
  蓝无痕倒在她怀里,露出微弱的笑意,抚上她的脸颊,温和地说道,“奇茗,我终于找到你了。”
  希长站在她身旁,叹道,“我们已经查到蓝无痕这三年来的生活,他被吸血鬼控制,被它们下了魔药,帮它们寻找猎物,但是这都不是出自他的本意。吸血鬼的统领要他杀了你,但是,他记起你了。奇茗,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为了有一天可以见到你……”
  希长的话不断地在耳边反复,而奇茗早已泣不成声。
  你找到了我,我也记起了你,可是为何,我们仍是不能在一起?
  
六,我还记得你曾经存在过
  “大小姐,你这是跟蜗牛比速度呢,就不能快一点吗?”
  奇茗一把推开门瞪着希长,“你说什么?”
  希长捞了捞头,不好意思地说,“我说,你能不能再快一点点啊。”
  奇茗将面包片扔到他手里,径直跳上他的摩托车,一边戴头盔一边说道,“是谁说要吃早饭叫我帮他也准备一份的?我现在一个人要准备两个人的早餐,我容易吗?”
  希长感动得紧紧抱住奇茗,“还是小师妹对我最好了。”
  “行了,行了,再不开车上学就要迟到了!”奇茗故作恶心地将希长一把推开,希长乖乖地坐到她前面。奇茗的手搭在他的腰间,不知从何时起,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师兄有那么一点点小可爱了。
  希长回过头来朝着奇茗一阵坏笑,“今天星期六,我们不上学。”
  奇茗惊诧地看着他,“那你这么早来找我做什么?”
  “去约会啊!”
  希长的声音混在风里,很模糊却满是笑意。奇茗也微微地笑着,紧紧闭上眼睛靠在希长的背上,她还记得曾经自己也如此地喜欢过一个人,她还记得他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要带着他的梦想活下去。她记得,所以她一直幸福着。

我是水儿

帖子数 : 84
注册日期 : 13-1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