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向下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12:34 am

玻璃酒瓶
冬天的早晨总是格外冷些,她穿着棕色的风衣站在风中,寒风扬起了她的长发,带着冷硬的气息像刀刃一样刮过她的脸,她跺着脚,往自己的手心哈气,希望以此让自己的手温暖些,又是一阵风,风中夹杂的沙子吹进了她的眼睛,她痛苦地揉着眼睛,因为这冬天,她终于很没形象地在大马路上涕泗横流。
终于,有人握上了她另外一只手,将她拉过到自己身边,那是一个穿着白色绒毛风衣的女孩,长得清秀,嘴角的笑容很温暖很温暖,她差异地转过头,看见是女孩,然后傻兮兮地笑了。
眼睛被揉得红肿,眼角还流着两行清泪,鼻子下方还有两天晶莹的液体,配合着她傻兮兮的笑容,显得十分滑稽。
原谅我,我不是故意在搞尴尬,而是她们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如此的尴尬。
她说:你来了。
女孩点头,垫起脚尖轻轻吹去了她眼里的沙子,然后拉着她的手,笑:我们走吧。她也笑,拉着女孩离开,她微凉的手指滑过女孩温暖的手心,女孩下意识的闪躲惊呼让她的嘴角绽开了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这是她和女孩第一次约会,然而她们没有一个人紧张。
她和女孩是在酒吧认识的,媚惑吧是一个安静的酒吧,装潢和普通酒吧的狂野不同,那里显得很清幽,看起来普普通通,却是G市最复杂的地方。因为那里聚集的人,在G市的黑白两道,都举足轻重。
她和那些大人物没有关系,她只是媚惑吧的一个小调酒师,女孩和那些呼风唤雨的人也没有关系,她只是被朋友拉来的。
女孩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在用空酒瓶练习花样调酒技巧,酒瓶从刁钻的角度抛出,又被牢牢地接在她的手里,她玩的得心应手。
女孩笑着坐在她的面前,点了一杯果汁,澄澈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因为女孩目光实在太过干净,于是她有了第一次失手——她打坏了一只酒瓶子,一些年轻的男孩们喝了倒彩。她在一片倒彩中,默默地清理掉玻璃残渣,为女孩倒了一杯清水,她队女孩说的第一句话是。
别来这里糟蹋自己。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9:12 am

玻璃酒瓶
女孩疑惑地看着她,心里暗暗怀疑她是因为自己的干扰而心情不爽,然而她却直视着女孩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为什么。女孩望着她淡漠的瞳子,轻笑。她往女孩的身后努嘴,女孩会意地看过去,女孩的身后,一个短发穿西装的男生正和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说着笑,时不时向女孩这边看来,男人的无关非常好看,可惜,眼角满是纵情酒色的痕迹。
她低头开始擦拭酒杯:那个男人,是G世线上的老大,大家都叫他二哥,从H市来的,人称过江龙,大杀大伐,猛得要死,而他的一大乐趣,是对有着处子之身的人进行虐待,不论男女,他身边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9:21 am

的那个男生,G市的新神话,刚刚进入社会就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和二哥走得很近,她来这里,一般是给二哥提供新鲜的处子,明白了么?
女孩的脸色有些苍白,微微咬着下唇,看着那边的目光有些发直,然后,忽然笑开,自我安慰一样地低喃:不会,他说过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9:49 am

喜欢我,不会出卖我。
真是天真。她在心里冷笑,不再说话,只是低头认真地完成手上的工作,女孩又坐了一会,男生走了过来带走了女孩,跟着二哥去了包厢。
她的手顿了顿,忽然想起了女孩的目光,澄澈得像个孩子。
是不忍么……不忍那样的目光染上尘埃?她无力地笑笑,不忍又能怎么样呢,对方一个是G市的神话,一个是线上的龙头,她一个调酒师能做什么?在这里工作那么久,她最懂的,就是没事不要强出头。
她放下杯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又抬头看向门口,接班的人已经到了,她收拾了一下,准备去个厕所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
在经过包厢走廊的时候,她看见了女孩,和男生正在走廊低语着什么,女孩的表情很是悲哀。不知道男生说了什么,女孩扬手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男生捂着脸,愤怒抓住女孩,把她禁锢在自己的胳膊里,捏着她的嘴往里扔了一枚药片,冲着包厢摆了摆手,一个西装男拿着酒出来,男生一把抢过酒灌进女孩的口里,强迫着她咽下,然后拖着无力的女孩走进了包厢。
她远远地看着这一切,嘴角是嘲讽的笑容。女孩如此信任男生,而男生就是如此回报女孩的,女孩只是他给二哥进贡的又一个处子。
她是见识过二哥的手段的,在她刚刚来到媚惑吧的时候,她作为服务员端着奖杯威士忌走进包厢,看见的,就是笑得张狂的二哥,还有她身边的女孩,体无完肤,***流血,眼神空洞,显然已经崩溃,也是因为如此,她才决定当调酒师,只为不再目睹这样的场景。
女孩认真注视自己的目光再次出现在她的脑海,她终于做出了此生最疯狂的决定,敲响了那间包厢的门,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10:13 am

顶着二哥玩味的目光和男生愤怒的目光,她看向了被扔在一边的女孩,瓷白的脸上飞起两片红霞,原本澄澈的瞳子蒙上一层水雾,隐忍地咬着下唇,全身透着诱人的味道,显然,药性已经发作。
二哥,我要救她。她不再看女孩,目光过滤掉男生,径直看向二哥,二哥挑了挑眉,眼里玩味越发浓重,她没有理会一边男生的叫嚷,只是默默地看着二哥,身体固执地绷得挺直。
我见过你。二哥走到她面前,捏着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头,那手用力得几乎捏碎了她的下巴。
我要救她。她固执地看着二哥,目光平和得让二哥讶异,然而二哥还是笑了,摆摆手让男生安静下来,一直手仍旧捏着她的下巴,一直手已经在她身上不规矩地游走,看着她因此微颦的眉毛,笑得肆意:女人,你要知道等价交换,我可以放走她,但你用什么交换?不满她依旧淡漠的瞳子,二哥伸手撕开了她的上衣。
我是处子。她毫不在意二哥的动作,因为她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一个已经失去固有的美好的人,没必要太在意这些了,他若要,她给得起。
二哥唇角的弧度更大了,他回头看着男生满意地笑:这个女人有趣,让人把你的妞带到员工休息室吧,然后你马上给我离开这里,可以贡献自己女友讨好别人的人,我信不过。说完,回头看着她邪肆地笑着:成交。
呵……
她看着女孩被带出去,冷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第一次见到二哥时看见的那女人的样子忽然出现在眼前,睁开眼,她看见了桌子上的酒瓶……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三 十二月 04, 2013 5:17 pm

玻璃酒瓶
离开这里,你不属于这。
她的声音好遥远,仿佛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又或是从世界的尽头传来,女孩艰难地伸出手,想抓住什么,片刻后,却又无力地垂下,自己,究竟要抓住什么?
身体里面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着,耳边还是他的话语,他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只是骗你的,我只是想把你骗来这里。
他说,别傻了,你只不过是我送给二哥的礼物而已。
他的嘴唇在女孩的眼前一张一合,正抬手要打,眼前却又浮现出模糊的影子,昏暗的灯光看不清来者的样貌,只记得那人的身影透着无法规劝的固执。
我要救她。
是她的声音。
脑子终于有些清醒了,二哥最后的一句话也浮现出来,他对她顺,做什么事都要等价交换……
在模糊中,女孩感到有人在推自己,费力地睁开眼,入眼的是她依旧淡漠的眼瞳,她见女孩醒了,松了口气,扯了扯衣领遮下脖子上狰狞的痕迹,坐在一边等着女孩的大脑清醒,慢慢地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还是没能逃掉,那一酒瓶砸下去,换来的是更加疯狂的虐待,她忽然有些痛恨,为什么酒瓶是玻璃的,而不是其他什么更坚硬的材料,玻璃材质,实在是太脆弱了……
你哭了。女孩嘶哑的声音擦她惊醒,伸手碰了碰眼角,眼角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湿润,她叹了口气,没有理会那些眼泪,只是抬头看着她:走吧,你不属于这里,你很干净,不要来这里糟蹋自己。
她起身像是要走,然而却是一个踉跄跌在地上,脸色苍白,面孔却是紧紧地绷着,眼里的淡漠变得越发深刻。
你怎么了?女孩赶紧来扶,却发现在手触到她身体的那刻,她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她的嘴唇都快给她咬破了,顺着她宽大的衣领,能看见她身体里隐约的纵横交错的可怖伤痕。
等价交换!二哥的话又出现在女孩脑海,所以,她是把本该自己承受的命运之痛转嫁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女孩不可置信地看着怀里的人,明明只是一面之缘,只说了两句话,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何必为我惋惜呢,我早已失去了自己的美好,深陷此地,有如此境地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淡漠,但是,灼热的液体还是滴在了女孩的手背,女孩不喜欢她这样,因为只要想想假若自己收到如此对待,女孩就已经心如死灰,何况她还是亲自代替自己承受这一切的人,可是她却不吵不闹,甚至对此事闭口不提,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明明陷入自己世界的时候,表情是那样悲戚,那样的悲伤像山一样压得女孩喘不过气来。
你知道酒瓶子吗?当瓶子里装满了美好的液体时,酒瓶子自然是宝贵的,它会被人仔细地保护着,然而当液体全部从酒瓶子里消失时,酒瓶子也就没有意义了,又不好看,又容易打碎,谁还会关注它呢,碎了就碎了吧,没什么可惋惜。我常常想,如果酒瓶子能坚硬一些,会不会就有另外的命运。
女孩怔怔地抱着她,听着她在自己怀里的低声哭泣和如此绝望的言论,心里没来由的抽痛。她说;你知道吗,你就是装满了美好的酒瓶,让人忍不住要去保护起来,所以我不想你被酒鬼缠上,而我,早就失去了美好,酒鬼们费力打开了我的盖子,也不会得到什么,我以为自己不在意,可是怎么可能不在意,酒瓶子为什么不是钢铁做的呢……
女孩看着怀里痛哭失声的她,放下了全部的戒备,浓厚的悲哀一下笼罩着她,女孩忽然想起,就在昨夜,她还得心应手地玩着花样技巧,神采飞扬,她淡漠地介绍媚惑吧性质时的风轻云淡,而现在,她却哭得几乎撕心裂肺。
一切的淡漠,不过是一击即碎的面具,如此浓厚的悲哀才是她的真实。
那天之后,女孩再也无法在G市找到她。
她说,破碎的玻璃只有一个地方可去,就是垃圾桶。
她说,不要在记着她的哭喊,这本来就是她自愿的,救人的等价交换,她不会在乎。
她说,忘记这些事会有一个好的开始。
可是,明明,她心里是压抑了如此深厚的哀伤。明明,根本无法忽视那样的伤害。女孩听着她的同事转告的话,心莫名地疼痛得无以复加。
但是,无论如何,她离开了,一切都已经终结,的确是要重新开始了……
两年后,她站在吧台后面,在众人的围绕中表演着花样调酒,场面爆出一阵阵的叫好声。然而领班的突然闯入让她不小心失手,空酒瓶掉在地上,摔成一片片的碎玻璃,众人喝了一声倒彩后散去,她默默地清理着玻璃碎一边用询问的目光望着领班。
有人找你。领班朝某个桌子努嘴,她顺着目光看去,女孩正拿着一杯果汁专注地看着她,那笑容在冬天显得如此温暖。
我知道了。她低头继续清理着破碎的玻璃酒瓶,忽然就蹲下来哭了。
为什么,玻璃酒瓶要这样脆弱。
女孩绕到吧台后面,轻轻地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语:玻璃酒瓶的脆弱,是因为她本来就是要人呵护的,偏偏因为伤害她的太多,所以才用坚强的表象示人……
两年前你用打碎自己的代价保护我,两年后,我要把你的碎片收集起来,做成美丽的风铃。
跟我走,好不好。
玻璃酒瓶,全文完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一 十二月 09, 2013 3:13 pm

妖精
冷色装潢的房间里,洛洛赤着脚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外面的世界,足下传来绒毛地毯柔软的触感,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房间,却没有使房间变得温暖,太阳那温暖得几乎暴烈的温度,被这冷色简约的装潢吞噬得半点不剩。
“大小姐,时间到了。”管家在门外耐心地提醒着,洛洛没有回答,转世走到衣柜前取出衣服,脚步落在地毯上悄然无声,房间安寂得仿佛没有人居住……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晨曦gl》各种短篇,都是百合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一 十二月 09, 2013 4:17 pm

妖精
所有人都说,不要看洛洛的眼睛,因为她有一双妖精一样的眼睛。
诚然,洛洛来到旭日中学的第一天就已经犯了众怒,先是她精致的长相和张扬的作风激怒了女生,再是出口讥讽对她一见钟情的学长成功地激怒了男生,一瞬间,旭日中学充满了对她的流言蜚语,然而她却依旧我行我素着,丝毫不受影响。
即使很多人希望她在学校消失,但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她家给了学校足够扩建几倍的赞助费,就算洛洛全校倒数第一都不会从学校消失。当然,也有很多人知道这点,因此就算洛洛已处在众矢之的,她身边也不乏追求者,为财,当然,也为色。
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透着的慵懒,如猫儿舐爪舔毛一样自得,对于许多男生来说,实在是太致命的诱惑,甚至许多女生,在面对那样的一双眼,也丢失了心神,忘记了愤怒,因此,很多人告诫珊珊,千万不要看洛洛的眼睛,她有一双妖精的眼睛。
可是她们不知道,珊珊喜欢美好的食物,因此她很喜欢注视着洛洛,她的目光总是随着洛洛的身影。
珊珊还记得,她第一次看见洛洛的时候,她穿着火红色的洋装,在学校的体育室里肆意地舞蹈着,每一个侧身,每一个旋转都带起一阵火焰,狂野,不羁,张扬,媚惑……
那双慵懒的瞳子此刻发出异样的光彩,脚跟在木板地上踏出铿锵的节奏,旋转得越来越快,珊珊的耳边仿佛想起了吉他铿锵的声音,随着吉他乐音的渐入高潮,洛洛打起了响指,肆意地妖娆地伸展自己的躯体,她美,不是东方的婉约,不是西方的优雅高贵,而是犹如西班牙女郎一样狂野不羁,如火一样的美,珊珊并不像其他女生一样反感洛洛,她觉得,洛洛只是美得太张扬而已。
珊珊觉得,她们说得唯一对的话,就是洛洛是妖精。
摄人心魄的妖精……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