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捕之皇之战》

向下

《四大名捕之皇之战》

帖子 由 洪云二超 于 周一 十二月 02, 2013 2:08 pm

第一章 变天,六扇门

春来到,叶茂,花俏,雀鸟枝梢歇脚,蝶绕,猫叫,溪水林边哮,鱼跃,猫笑,看你往那跑,鱼道,抓不着,抓不着,气你长白毛,蝴蝶旁边哈哈笑,猫抓,碟跑,猫说,有能耐咱单挑,定把你僚倒,碟道,爷会飞,你能杂着,猫仰天大笑,你们完了,爷是猫妖。

此情此景,正在西域的魔山之上演绎着,茂密的林阴之下,各种动物在此欢笑,好不热闹,充满着宁静祥和的气氛。
在魔山的山顶上,修善了一座若大的宫殿,高大壁墙,青石八面,树木榔琳倒也威严,正中悬挂一块扁,上写着“魔教”两个大字。
在正门的大门口,把守着兵丁十数人,分列两旁,好不威风。这时只见从山下走上来一名男子,三十左右的年纪,衣着很是华丽,这人来到门前,从衣服的袖口里拿出了一块火红色的令牌,上面刻着五个字,“火魔堂堂主”。领头的守卫一见此牌,忙率众人跪倒:参见安堂主。好了,都起来吧,教主在吧?这堂主问道,在里面呢,守卫回答着,
这个堂主不是别人正是安世庚,他从京城被四大名捕和诸葛正我打败后,化做一团火球,逃了出来。这里是魔教的根据地,安世庚呢是魔教的一名堂主,魔教现有金魔堂,木魔堂,水魔堂,火魔堂,土魔堂,五个堂口,他便是火魔堂的堂主,这次回来,主要是汇报一下工作,
安世庚穿堂过户来到了大殿之上,这大殿金碧辉煌,与皇宫差不了些许,正中间还摆设了一个用黄金打造的龙椅,远看上去,甚是威严。在龙椅之上坐着一个人,但没有穿着龙袍,这也算是给皇上最后一点面子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魔教的教主,西域魔君,这位主,那可是不的了,三岁偷看妇女洗澡,六岁杀了爹,九岁杀了娘,十岁脚踢南山幼儿园,拳打北山敬老院,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定人妻,近可期身压正太,退可提臀迎众基,上抗认识娘们,下抗认识鞋,可以说是一个无恶不做的倾世大混蛋。
安世庚进得大殿之内,跪了下来:天下魔云,文成武德,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火魔堂堂主安世庚参见教主。魔君看了看安世庚: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怎么你自己回来了?细看之下,魔君的脸上略过一丝不悦之色,但瞬间就消失了。
安世庚忙解释道:回教主,这次去中原,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为我们进驻中原,一统江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是已经,铺平垫稳了,而且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水魔堂的姬妖花堂主说其余的事情她要自己去完成,为我们以后的事情好顺利的发展,而且叫我自己先回来。
魔君听了安世庚的解释后,闭上了眼睛,没有说什么。
安世庚接着又道:与我们作对的诸葛正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已经找到了破解神兵的办法了,而且特别的管用,一挥手就是一大片。
魔君道:没关系,我们的军医赵老先生,已经把神兵的制作方法又改良了许多,想要消灭我的神兵,哼,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来人,把赵先生叫来。是。殿外的士兵回答着。
不多时,走进殿内一位中年人,四十左右岁的年纪,显得文文弱弱的,只见他来到安世庚的跟前,面向魔君跪下身来,施礼过后,魔君开言道:赵先生,神兵的制作技术现在是否已经成熟?
赵继雨抬起头来:回教主,现在已经可以大批的制作了,不过,经过我的修改,现在制作神兵需要用大批的蔓陀螺花。
魔君道: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会解决的,为了能更早的进驻中原,你马上启程,前去寻找姬妖花堂主,你把神兵的制作技术带去,抓紧时间,一定要制作出大批的神兵来。留着我们以后,理应外和。“是”,赵继雨转身离开了大殿。
魔君看了眼安世庚,安堂主,这一路走来,风尘尘普普的,想必是滴米未进吧,走,咱俩到后山去掳串去,我最近刚得到几瓶好酒,咱俩喝了去。
话说赵继雨一路无话,来到了中原的地界。他本身就是个文人,不会功夫,但他的西域医术,那可是厉害的很,时到尚午,烈日高照,赵继雨牵着马匹走在长安街上,这时打对面跑过来一位十七八的姑娘,一袭青衣,长得那是俊俏的很,把赵继雨这老屌丝都给看愣了,要不是那姑娘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这老小子的哈啦子拿盆接住,打个鸡蛋就是汤。那姑娘不好意思的向他笑了笑,转身走了,看着姑娘渐渐远去的背影,赵继雨默默的自言自语: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赵继雨找到了一家酒店,把马给了小二,自己喝起了小酒,要了几个菜。酒过三寻,菜过五胃。准备结帐,一摸兜,发现坏了,钱没了。想想这一路也没有接触什么人啊,也只是被那个姑娘给……啊,是了,就是她……。叫她给偷了,要不孔子说的好,美人送抱,非奸即盗。哎,外面的世界真无奈。这可怎么办呢,赵继雨慌了。
第二章 道可道
在六扇门的正堂二楼,姬妖花和赵继雨正在吃酒,窗户大开,站在窗边,正好能看见大门口的一切。清楚的很。这时姬妖花叫来了六扇门的后勤部长,把放在桌子底下早就准备的食盒交给了他。说道:你把这盒吃的给牢里今晚当班的弟兄送去。他们挺辛苦的。是。只见后勤部长疑惑的转身走了出去。
在六扇门的牢房里,俩个值夜班的俩个狱卒坐在一个简单的小方桌旁,正在有滋有味的喝着酒,桌子上摆着几道硬菜,一人手里拿着一壶烧酒,这些东西正是姬妖花给送来的食盒里的东西。俩旁的犯人有的聊天,有的睡觉。这时只见两个狱卒倒那了,像是喝多了似的。
不多时,监狱里走进来了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只见他麻利的来到一个狱卒的身边,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串钥匙,打开了一个牢房的大门,众犯人一看,大喊:大哥,把我们也顺便救了吧,是啊,把我们也救了吧,犯人们此起彼伏的喊叫着。
只见黑衣人与那个牢房的囚犯说了些什么,黑衣人一个个的把所有的牢房全打开了。牢房打开后,所有的犯人一涌而出,在黑衣人的带领下,顺利的逃出了六扇门,来到了京城的大街上。
在二楼的姬妖花和赵继雨看着这一切,面带着笑容,赵继雨喝了口酒:堂主,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不急,一定要让全城的人知道,他们是逃跑的。
待姬妖花喝了一壶酒后,顺窗一跃,来到大厅的门口,大喊一声,叫来了所有六扇门的人:大家听好了,就在刚才,我们六扇门的监狱里出事了,所有的犯人,越狱了,我们还不知道,原因我们先不说,就这件事,对我们六扇门是极大的侮辱,所以,一会儿我们对他们,不用手软,杀无涉,咱们按人头算,杀一个,我给一百两,出发。
今晚注定夜深人不静,天空瞬间下起了漂泼大雨,大街小巷里的厮杀声,叫喊声,此起彼伏,雨点打落在倒地的尸体上,血与水瞬间汇成了一条条红色的溪流,刺眼的很。
厮杀声渐渐的弱了下来,天也渐渐的亮了,雨也停了,在一夜的冲洗下,在街道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像是在证明着什么,渐渐的大街上人多了起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切切私语,议论纷纷,讲述着自己昨天晚上在门逢里边的所见所闻。这时只见几个捕快瞧着罗叫喊着:昨夜牢里的囚犯逃跑,在劝说无果的情况下,被六扇门全部击毙。……
在六扇门的大院里,一排排的放着这昨晚逃出的两千多犯人的尸体,姬妖花命令叫人把这些尸体撞车,拉到了郊外的一所大宅里,到了大宅里,进到屋里,这些士兵们都傻了,只见呈现在眼前的不是椅子,床,而是一个个机器,想是一个工厂的样子。紧接着赵继雨给这些士兵都吃了一粒蓝色小药丸,这科药丸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魔教专门用来控制手下用的“脑残片”这是有西域的蔓陀螺花粉为主要材料,外加七十二种毒虫配置而成,人吃了以后,大脑会渐渐的变的简单,智商迅速下降。最后就是三岁小孩的智商。这些士兵就留在了这个工厂里,开始制作起了神兵的任务。
赵继雨和姬妖花安排好这一切后,回到了六扇门,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子的菜,俩人推杯还湛的喝了起来,赵继雨道:姬堂主,咱们下一部是不是该把神侯府的诸葛正我控制住了,有了他就等于有了神侯府,那样我们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姬妖花想了想:赵先生说的对啊,那我们要想个办法,把他叫到咱们六扇门来,我好发功啊。这好办啊,明天咱们请他和您的升职酒啊。赵继雨道。姬妖花笑道:赵先生说的对啊。
蓝蓝的天空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这日诸葛正我在姬妖花的邀请下,带着自己准备的礼物独身来到了六扇门,四大名捕说要跟着来保护他,但被诸葛正我拒绝了,非要自己身赴红门宴,以身试险。
来到了六扇门的门口,被门口的人带到了大厅,大厅里,姬妖花和诸葛正我正坐在一张桌子旁边等着他,桌子上摆了一卓美食,像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雏鸡,烧紫鹅,爆肚炒肉溜鱼片,醋溜腰子炸排骨,四凉四热八碟菜,山珍海味盖世无。二人见诸葛正我来了,赶忙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姬妖花道:诸葛先生,谢谢您捧场,里面请,诸葛正我拿出自己准备的一份礼物,送了上去:恭喜恭喜。
一阵寒暄过后,三人坐定,姬妖花提起酒杯说道:诸葛先生,谢谢您能来到这给小女子捧场,我先敬您一杯,说完一饮而尽,诸葛正我也赶忙回了一杯。三人你一杯我一杯,杯杯见底,不多时,三人就不行了,爬在桌子上睡着了,几分钟后,姬妖花和赵继雨站了起来,看着倒在桌子上憨憨入睡的诸葛正我俩人相视一笑,拿起酒杯,来,干了。
第三章 兵败
幽幽的岁月,话说当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难取舍,悲欢离合,热血铸就。皇上的坐,销魂的椅,中原我要走一回。
经过了魔教众人的努力,一切都准备挺当,这日西域魔山之上,魔君着急了所有的部下,开会。在大殿的门口,魔君和其他的几位堂主站在那,因为门口有阴凉,天太热。其他人整齐的拍着队伍,冒着烈日,一个个都四马汗流的。如果眼神能杀人,那这几个领导要被搓骨扬灰了。
魔君清了清嗓子:各位老少爷们,这次我们要干一票大的,干好了,我们扬名立万,干不好,我们抱头鼠窜。大家都准备一下,明天我们酒出发,杀向中原,夺取那皇上的位子,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西南北种发白,皇帝轮流坐,今年道咱家。各位有信心吗!再看广场上的人群,都热的中暑了,大夫正治疗,往下抬人呢,这时只见一个士兵在单架上被抬走,经过魔君的时候艰难的说道:有。又晕过去了。魔君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堂主:我们有信心吗,有吧。几个堂主说道。魔君:有还是没有,有
次日清晨,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足足有五千多人,一路无话,这日,大军来到了一座城外,城门是打开的,原来这已经被京城里的人给摆平了,就因为成里城外的理应外和,没出三日,大军已经打进了长安,只逼皇宫,要说这些皇军们也不能这么烂啊,其实他们只是当兵的,吃得是公粮,公务员一个,啥也不会,没有责任心,都会想,差不多得了,出事有上边呢。可是魔君的人就不一样了,那是个体户,自己出来创业的,不玩命不行啊,没东西吃啊。
现在的京城可以算的上是动乱的时代,六扇门也已经是风雨飘摇了,诸葛正我见已经到了自己出头的日子了,该动手了。
这天晚上,诸葛正我请姬妖花吃饭,饭桌上,诸葛正我道:姬美女,今晚有空吗,姬妖花一听,心里一惊,这老家伙怎么回事,我还得催眠他,拿出那块害人不少的千年血玉,在诸葛正我面前开始晃了起来,却见诸葛正我一手把血玉给夺过来了,说道:行了,别晃了,我都迷糊了。这下姬妖花蒙了:你不是被我控制了吗,诸葛正我道:那都是过去了,逗你玩的,现在你们的魔军已经打到了京城,我的事你已经帮我做完了,所以你对与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今天,我挺高兴,我想把你潜规则了,你同意不,姬妖花一听气坏了,刚要使用法术,却发现自己已经连武功都使不出来了。自己玩法术的自己居然被封印了,心里只骂,妈的,自己给自己搬个跟抖。但姬妖花毕竟是个堂主,脑筋一转。把兰花指一挥:你休想,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哼,我会反抗的。但你们知道,我是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力气的,诸葛正我笑了笑,端起酒杯:来干了。二人举杯一饮而进。酒过三寻,菜过五味,俩人都吃好了,姬妖花也不行了,挂了,原来这一卓菜全是有毒的,诸葛正我在事先已经吃了解药,所以才这么放的开。
这日,魔教的大军已经打到了皇宫的脚下,皇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使用了,派来了诸葛正我和四大名捕,带领着大军前来迎战。
两军阵前,不容苟笑。魔君看了看眼前的大将军道:老诸啊,你坏了我多少事,你知道吗!我都恨死你了,再说了,就你今天带的这些个人,啊,那个管用啊,你看我身后,这些个设备,这些个人员,那可都是“神兵”都可以不死的,杀不死的。你怕怕不?诸葛正我道:你还要点脸不,我还怕你,我歇很你呗吧的。来,赵先生,给他们看看,只见赵继雨拿出一面小旗,小手一挥,所有的神兵自己都来到了诸葛正我这边,魔君一看自己后边,没人了,就剩三个堂主了,魔君定了定神:赵继雨,你怎么叛变了,诸葛正我道:你误会了哦,这是我的人,只见赵继雨在自己脸上摸了摸,撕下一张皮来。这人居然是大狼。诸葛正我又道:来,听我给你从头道来,详细的说一说,也好叫你死的明白,
这一切要从20年前说起,西域的魔教和中原的洪云阁两大帮派互相挤压,械斗。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指不见一手的夜晚,魔教偷偷的攻向了洪云阁的基地,洪云阁阁主刘洪云正在休息,见有人来报,赶紧起身穿衣,走出了房间,来到大堂,把四个堂主都叫来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个堂口。刘洪云道:现在魔教的人已经打到了我们的门口,情况危机,我来分一下工,朱雀堂守后门,玄武堂守左门,白虎堂守右门,青龙堂守前门。是,四个堂主退了出去,
刘洪云端坐在大堂的座椅上,总感觉心神不宁的,没到十分钟,大堂的门开了,只见带头的是魔君,旁边居然站在自己的三个堂主,白虎,朱雀,玄武。刘洪云看看眼前的场面,仰天长笑:想我刘洪云纵横江湖也有二十几年,大大小小的场面也见了不少,自己死的场景我也想过很多种,但唯独没想到这点,居然是我自己最信任的兄弟,把我卖了。我输了,魔君。

洪云二超

帖子数 : 35
注册日期 : 13-12-0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四大名捕之皇之战》

帖子 由 洪云二超 于 周一 十二月 02, 2013 2:17 pm

突然,外面喊杀声大做。一队人马杀了进来,这路人赫然是青龙堂的兄弟,到屋后还有十几人,刘洪云看着青龙堂的堂主秦麒麟说道:兄弟,哥谢谢你,秦麒麟此时已经满身是伤了,站在刘洪云的跟前笑道:哥,咱是兄弟,不说这些,咱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得跑出去,我们护送你,我们洪云阁不能没人啊,只要有你在,就有洪云阁在,刘洪云纲要说什么,秦麒麟就给打段了,行了,没时间了,就这么定了。
这十几人,围绕着刘洪云杀出了一条血路,魔教的人也不是白吃饭的,最后只逃出了刘洪云。刘洪云为了躲避魔教的追杀,改名诸葛正我,来到京城参军,因为自己的功夫了得,从小兵很快就升到了百夫长,后旅建奇功,升为了大将军。最后被皇上封为“神侯”。后来姬妖花找到诸葛正我要控制他,于是他将计就计,合并了神侯府,然后有让大狼接近赵继雨,学习神兵的制作技术,然后和王爷合伙杀了赵继雨,叫大狼来代替,把神兵的一且都学了过来。待知道魔君到来后杀了姬妖花,自己帅人出来和自己的“老熟人”来相见。
魔君听了诸葛正我也就是刘洪云的所说,笑道:忍辱负重这么些年,真难为你了,那咱们就动手吧,好啊。大狼,看你的了,诸葛正我道。是,只见大狼拿出一柱香点了起来,这香特别的香,好闻,而且他还不时的拿扇子扇。香味只飞到了魔军的队伍里。众人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要,都看着呢,待一柱香过后,大狼拿出了两面小旗,一红一绿,大狼绿旗一挥,但见所有的神兵的枪口都指向了自己人。大狼大喝一声:打。只见魔军的队伍就乱套了,那些制造好的神兵和真人就干了起来,那可真是星风雪雨啊,魔君想拉架也拉不住啊,都打红眼了。
这场内战打了也就有一盏茶的功夫,魔君眼看着自己的人一个个的倒下了,妈的,还是自残。魔君看着诸葛正我,狠狠的说道:你这属于欺负人,你有能耐等我回西域去去喊人去,指定打废你,把你腰打断,腿打折,累不善子(肋骨)干骨折。我叫你跪我脚下唱征服。不把你打个阳光灿烂,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诸葛正我笑了笑:哈哈,不好意思,在你来之前,我已经派人去西域了,估计现在的魔山已经改名“洪云峰”了。魔君一听这话都气吐血了,自己辛辛苦苦多年的机会,全叫他给毁了,多年没来的心脏病又犯了,这心脏病一犯,可坏了,气息一混乱,导致内力逆流,那七经八脉那受的了这个待遇,这简直就是在乡间小路上开着跑车逆行,俩车,“荡”。一定是这样的。不一会,只见魔君筋脉断裂,痛苦万分,不多时化做一团火焰,不见了。
这时但见诸葛正我看着魔君离去的那一团火焰,以一个胜利者的姿势仰天长叹: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就像天上星星最亮的一棵。
这领头的一走,剩下的魔君手下们可慌了神儿了,这剩下的几百人来到诸葛正我的面前,跪了下来,其中一个带头的说道:我们投降了,不都说交枪不杀的吗,而且你们还有个规定,优待俘虏,我们还知道,你们可都是好人,你们有一个明文规定,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吧,您老就给我们一条活路吧,我们是被他们抓状钉,抓来的。谢谢您救了我们,您就是我们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您用心把我们留下来,留下来。诸葛正我听到这乐了:留下来。
第四章 道可道,非常道
打败了魔军的队伍,皇上准备要论功行赏了,这次的功劳除了这四大名捕和诸葛正我,那就要算王爷了,因为按级别来说,诸葛正我是王爷的部下,所以功劳应该都要给大头的。
皇宫的大殿之上,王爷站在最前方,挺胸抬头,收腹提臀,一付好不得色的样子。诸葛正我站在身后,低着头,四大名捕紧随其后,皇上坐在龙椅上,脸色不是很好,有些惨白,应该就是这次吓的,但看上去心情还是不错的,满脸的笑容,看着王爷:皇叔,这次多亏你的人了,你说,想要什么奖赏,朕尽权利一定全满足你,你是吧。
王爷淡淡的走出人群来,看了一眼皇上:皇上,我吧,其实很简单,你就把皇位让给我就得了,一且就万事大吉了,皇上一听这话就生气了,这也太不相话了,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让我太失望了。王爷道:你现在是失望,如果你不让位的话,恐怕是要绝望了,你看见我身后这些人了吗,都是我的人,你懂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让还是不让。不让,你看,我回答的多么干脆,皇上答应道。
王爷来到诸葛正我的面前,诸葛将军,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是王爷,只见诸葛正我拿出自己腰间的配刀,刀一出翘,寒光瑟瑟,时间好似瞬间凝固,但见王爷面带微笑的看着皇上,等待着……,啊,突然王爷闷叫一声,但见从自己的后背有一把刀直插入前胸,鲜血吟红了王爷的朝服,染红了脚下的一方土地。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王爷用那无辜的眼神看着诸葛正我。
诸葛正我道:其实我不但挣着你的钱,我还拿着皇上的钱,所以熟轻熟重,你懂得。但见王爷狠狠的说道:你个奸乍的小人,奸商一个,居然敢背叛我,我们可是签了合同的,你这属于违约啊。这几句话说后,已经是咽咽一息了,只见王爷慢慢的倒在地上,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喊道:我承认都是金钱惹的获啊!
王爷死后,皇上笑了:诸葛正我,朕答应你的事,朕会办到的,你的洪云阁重建的所有费用我来出,地方你自己选,国家派人去给你盖,你看行吗?诸葛正我道:好啊,那就有劳皇上了,那里的话,没有你,今天还不一定是什么样呢,就这么定了。
诸葛正我,也就是刘洪云,带着皇上给的重建洪云阁的费用,准备离开京城,在离开之前,皇上摆宴送别。饭桌上,诸葛正我和了杯酒:皇上,我突然对你的皇位感兴趣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呢,皇上一听这话很淡定:哦,我猜你把我给你的那些金银全部已经转移了吧,对的呀,诸葛正我笑了。皇上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在你找我,我们合作的那天,我就知道,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我就想到了会有今天,既然你非要这么办,那我也没办法,出来吧。
只见皇上一挥手,从后殿出来24个小伙子,每侧12个人,一看就很有规矩。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袭白衣,飘飘欲仙的感觉,单个人看上去,都有仙风道古的体魄。
皇上指着这二十四人:怎么样,这是我的杀手涧,御前二十四少。四大名捕,该归位了,只见诸葛正我身后的四大名捕突然走到了皇上的进前,皇上有些自得的说道:这四人你应该很熟悉吧,都是你从江湖上收来的,按你的理解,他们都是江湖中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你的出现,你的节节高升,是我对你产生了防范,这四人其实是我排去的。
诸葛正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光杆司令,这下可发愁了,但场面已经摆在这了怎么办呢,得,老脸不要了,于是满脸堆笑,诸葛正我道:皇上,我刚才是开玩笑呢,皇上一听这话也笑了:可我当真了。上。给我砍了他,太气人了。
诸葛正我终归是一个掌门人,功夫那是相当的好,这“御前二十四少”也还是太年轻,没有什么战斗经验,虽然个个身怀绝
技,但几百个回合下来,败将下来,四大名捕见状,赶忙画圈接过战斗,这一下诸葛正我可是有点顶不住了,这可相当是车论战了,皇上见诸葛正我有点败下来的意思,叫二十四少又加入了战团。诸葛正我见自己这次是得不到什么好处了,于是回身一转,脱离了战团,看了看站在对面的四大名捕,说道:你们成长了许多,我给你们四个人十年的时间,我再回来找你们定个胜负输赢。皇上,这次你赢了。不过这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的……
诸葛正我说摆这些话,化做一团青烟,徐徐升起,渐渐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击退了魔军,杀死了王爷,又送走了瘟神诸葛正我,皇上特别的高兴,看了看眼前的这些个心腹,说道:四大名捕听封,朕决定重组六扇门,你们四个升为“四大捕神”共同掌管六扇门,虽然说重组有些困难,但我相信你们会做好的,你们可以尽管提出要求,我都会满足你们的。谢,皇上。四人跪地谢恩。
皇上又道:还有,朕准备设“御前侍卫”一部门,来作为皇宫的保卫工作,那就有大少秦天率领吧,你们也一样,放手去做,有要求尽管提,朕都会满足你的。你们直接归朕统领,谢主龙恩。
一场雨湿润了整个大地,初夏的天气,晴空万里,绿草栖息,野花林阴,偶尔有那几只麻雀捡食着院内的散粮,祥和的很。
六扇门还是那个六扇门,但此时以是物事人非,进的门来,大院之内有四十多名少年,在那练功,教练正是你铁手。无情坐在屋檐下正抱着冷血的小狗晒着太阳,很惬意的样子,再往后院走去,在一间相房里,无情和追命正在练习一套新的武功,是一部剑法,这是俩人自创的,起名叫(无情追命剑)。
在御前侍卫的府抵内,有那一百名左右的少年,也正在那里操练,二十四少,当然是要当老师的。看上去,个个斗朝气蓬勃的样子,应该是很有前途的。
花落花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间,十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些曾经的少年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四大捕神,也已经都不再年轻。但当年诸葛正我走的时候,说过,十年后,我会回来的。想必,该有事情发生了。
报告,冷捕神,最近城里发生多起儿童失窃案,老百姓已经把我们六扇门的门口都给堵上了,我们要不就管管吧,要是再至之不理的话,我怕是要激起民愤了。
冷血听了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干将的回报,想了想:老四,那你就和你三哥一起去查查吧,一但查到什么,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说完闭上了眼睛。原来这冷血这些年自己选出了七个不错的孩子,作为,也算是接班人吧。老四虽说不说很明白领导说的话,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自己转身退了出去。
老三老四,俩人在城里开始了案件的调查,走访发现,每家丢孩子的都会在孩子的床上,或被子上,找到一块写有“洪云阁”三字的木牌。其他的线索几乎是没有。很显然,这是凶手自己故意留下来的。
六扇门内,四大捕神听了手下的汇报,心里明白了,他来了,诸葛正我来了,他组成了“洪云阁”来找事了。
冷血道:你们都退下吧。几个孩子下去后,无情把门关上了,铁手道:该来的早晚要来,是躲不掉的,当初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但现在,也够呛。可是我们还是要去,因为这是我们的使命。好,今晚我们就去蹲点守候,等待他的到来。无情答了一句。好,四人都同意了。
天渐渐的黑了,四人躲在城里唯一一家,有小孩的家里,四人躲在一棵大树上,正看着院里发生的一切,这是个普通人家的小院,夜半三更,天上留有一弯月牙。微风吹过,传来瑟瑟的凉意。这时从远处飘来一个黑影,来到进前,哦,是一个黑衣人,这轻功可以说是相当的好了。
只见那黑衣人进的屋内,用刀把门窍开,走进了屋内,不多时,就把小孩给抱在了怀里,没有一斯的响动。出得屋来,又奔来出去了,四一看,走追上去。
起起落落,落落起起。四人追着黑衣人来到了一座山涧,穿过山涧,霍然开朗,一坐宫殿摆在不远处,一坐城墙,有三仗多高,外面还修有护城河。只见那黑衣人到城门口叫开门,走了进去。借着月光,再看城门楼上,三个大字“洪云阁”亮与眼前。无情留在外边垫后,因为她走路不是太方便吗。
三个人仔细观察了一下城墙上的守卫换岗的时间,然后悄悄的来到城下,纵身提气,翻然越与城墙之上,下了城墙,再看城内的大街,我靠,处了四周的建筑,这大街上一排排的悬挂着很多个小笼子,用布蒙着,追命来到一个笼子近前,轻轻的掀开布帘,好家活货儿,里面居然装着一个小孩,小孩看见了追命,直冲他笑,追命心道,这孩子,心真大,还有心笑呢。追命又看了几个笼子,也都关着小孩。
三人商量了一下,准备回去叫人,正要走的时候,突然从四面八方跑出来很多手持火把的匪兵,四人一看这架势,怕是不好跑出去了,可是怎么被发现的呢,不解啊。
三人被围住之后,在火光的照耀下,走过来一个人,诸葛正我,看了看四个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我是怎么教你们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要乱碰东西,你们看看那些个笼子,那可都是连在一起的,只要有人碰一下,在屋里的那头拴的铃铛就会响。
冷血道:先生,你抓这些小孩干什么,我们的事,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诸葛正我道:这孩子,这场面不是很熟悉吗,西游记,知道吧,那里不是有一个方子,吃小孩的心就能治病吗,我这和那个差不许多,我这是为了练功,还差三颗心,我就能凑组八十一颗,到时后,我就把这些心拿出来,练成我的“救心丸”这一颗就能提升我100年的内力,到时候,我可就是天下无敌啦,哎,你们三个的心不是闲着呢吗,就借我用一下吧。哎,无情呢。没来,冷血道。行了,先把他们关起来,明天再说,我还得回去睡觉呢,三人一听这话,动手,冷血大喝一声。
匪兵到好打,可是诸葛正我太难对付了,三人几百个回合下来,三人都是身负重伤,败下阵来。因为她明白,这次的难关,不是那么好过的。
众匪兵把三人拉了下去,诸葛正我边往屋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道:幸好她没来,要不我还下不去手呢。
在外边段后的无情知道这次出事了,因为她听到城里的喊杀声已经没有了动静,但他们三个还没有出来,自己赶紧顺原路反回。这些年,无情从来没有这么慌张过,无助过,自己身边的队友一下子全不被抓,自己的心上人冷血更是自己的牵挂,她知道,诸葛正我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这使得一个女孩子怎能自己应付,心不在焉的无情,坐着轮椅自己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在平时这些对她来说,没什么。但今天却不同了,在慌张之中,无情滚落下了悬崖。
被诸葛正我关起来的三个人,坐在私人的牢房里,身上都是斑斑血迹,冷血道:没事,无情回去马上就能搬来救兵的。铁手道:可是,谁能管用呢,这诸葛正我就连我们四人联手都打他不败。追命道:不知道,怎么办呢,我们该。
是啊,无情掉落在悬崖之下,生死未补。他们三个被关起来,又逃不出去,当年的四大名捕,如今的四大捕神,难道就这样消失了吗!不知道,诸葛正我,这个可以被称为魔鬼的人,又有谁来能制服他,不知道,这太多太多的不知道,交织出了不知道是结局的结局。这不知道是结局的结局,到底有没有结局,不知道。


洪云二超

帖子数 : 35
注册日期 : 13-12-0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