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向下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8:49 am

楔子
       郑若欣放下手机的时候,耳边又响起了周一一的话。
       她说:若欣,若是我死了,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有人为此哭泣,你不妨擦掉眼泪,为我祈祷祝福,因为我终于要去往繁花盛开的天国。
       彼时,郑若欣只能一脸惊恐地看着说得极其认真的周一一,否决了她的假设,她骂着周一一:一一,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不负责任的想法,你还年轻,你社会上的责任都不管了吗?
        彼时,周一一脸上的笑容,可以用失望来形容,郑若欣知道,她如此的反应不是周一一想要的,但是她的确不希望周一一真的那么轻易就赶赴死亡。
       而现在,郑若欣却真的只能为她祈祷祝福,强行压制着被周一一看作是不祥的眼泪,按着周一一教她的办法,祈祷着她天国的父能接回家。
       因为,那个桀骜不驯的周一一,死了。
       死在去往墨脱的路上。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8:53 am

谁来告诉我,怎么才可以在每段开头空格……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11:08 am

用文档码字,自动就空格了……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3-11-25
年龄 : 2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wnm.6d7d.net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11:15 am

不太懂建手机文档……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4:55 pm

其实,想要认识一个人并不需要多么轰轰烈烈或者曲折离奇的际遇,郑若欣和周一一认识,是因为一篇游记。  
       郑若欣是一家旅游杂志的编辑,而周一一则是一名徒步旅行者,靠写游记为生,幸而她的文笔不错,读者众多,也算小有名气,因此她投稿一般都能录用。  
        而周一一那次,就正好投到了郑若欣所在的杂志社里,也那么巧,正好是郑若欣审核的,然后,当郑若欣看了周一一的游记之后,就开始注意上了周一一。                  
       我是一个徒步者,和众多徒步者一样,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征服墨脱。 
       墨脱,那实在是太吸引人的地方,很多去过墨脱的徒步者告诉我,墨脱,是一个梦,一生只能去一次,但仅仅是一次,
也足够一生欢愉。然后,在我的想象中,墨脱就变成了一个地狱中的天堂,被恶魔拥抱的天使,恶魔用他独有的凶狠的方式保护着怀里纯洁的天使,经过重重拣选,只有足够坚韧纯粹的人,才能穿越重重炼狱,步入天国,揭开天使的面纱,亲眼目睹那惊为天人的容颜……  
       这是周一一游记的结尾,她用文字编织了一个梦幻一般的墨脱。这让一直向往旅者生活却不得不坐在办公室里阅览文字的郑若欣,第一次拨通了周一一的电话,但遗憾的是,周一一那个时候正在澳大利亚潜水,手机并没有带在身上,因此她不会知道,就在她拿着被防水套包裹着的相机对着海底美景不停拍摄的时候,郑若欣正举着电话静静地等候着,呼吸因为紧张也变得微弱起来。  
       但缘分岂会因为一次错过而中断?郑若欣在当下电话后,就加了周一一的博客 到了夜晚,她很欣喜地发现,周一一真的回复了,那欢快的语气和她有些唯美的文风不符。  
周一心晴:  
       嗨!美女编辑,我的游记你还满意?^_^  
酒心巧克力:  
       你是……周一一……??⊙▽⊙和我想象的有出入啊??  
周一心晴:  
        不要用我的文风来衡量我嘛╯▂╰  
       噗嗤……  
       郑若欣终于忍不住笑了,虽然周一一的性格让她在一瞬间有些错愕,但是随即又放松了下来,她喜欢这样的性格,开朗,明媚,充满活力,和未老先衰的自己完全不一样……  
酒心巧克力:  
       你的个人简历里说,你高中毕业就开始旅游,也就是十八岁就开始你的旅程可?为什么那么早?  
周一心晴:  
       早乜?不觉得,十八岁不能开始旅游那什么时候开始?非得等到你一大堆俗世缠身的时候?不去趁着年轻,让自己的青春暴走吧!哦耶!└(^o^)┘  
       让青春暴走……郑若欣被这四个字刺了一下,叹了口气,年轻……真好……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4:56 pm

崩溃了……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8:58 pm

帮你改了,以后用DOC后缀的文档写吧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3-11-25
年龄 : 2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wnm.6d7d.net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十一月 28, 2013 9:40 pm

好吧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日 十二月 01, 2013 3:35 am

有的时候郑若欣觉得,周一一还真的是一个纯粹到极致的人,她是一个天生的旅行者,也是天生的游记作家,偏偏,不适合婚姻或者恋爱——她不会为此而放弃旅行,纯粹如她,不应该有牵绊。
郑若欣这样的想法,诞生于她们的第一次见面,若不是母亲的忌日周一一必须回家祭拜,郑若欣甚至都不知道周一一和自己是同市人——周一一总是极少说自己的事情,就算郑若欣不解问起,周一一也只是打着哈哈带过,直到周一一告诉她:“一周后是我母亲的忌日,我要回烟雨市,要见面吗?”郑若欣才发现自己对周一一的了解少得令人发指。
什么?你说周一一的个人履历?哈!你们太不了解周一一了,像她那种十八岁就往外跑的人,她会老老实实地填自己的家庭住址?每次杂志社的人打电话去问的时候她就会或可怜巴巴或豪气冲天地说一句:“我一个流浪者四海为家哪有固定居所,再说了,谁会收留我呀?”
每当这个时候,那些杂志社的人恨不得吼一句:哥(姐)收留你!拜托你把资料给哥(姐)填齐了!哥(姐)好给你寄合约给杂志社拉人!然后周一一就仿佛知道他们心里的小九九一样抛出一句话让他们彻底死心:“而且要住址干嘛呀?姐由不当签约作家,稿费单啥的,编辑大人您不是知道我现在在哪么?”
……
好吧,基于以上原因,总之不论是周一一的读者也好,还是编辑也好,若不是周一一主动告知,估计没有人知道周一一的固定居所,甚至连她是烟雨市人这样笼统的一个概念都没有!
想到此,郑若欣沉沉地叹口气,她没打听过周一一的信息,因为她知道,周一一如此百般隐瞒是不想被俗事牵绊,自己能和她以朋友的身份保持联系,已经是极其特别,但即使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在发现自己和周一一实际上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后,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和周一一约定见面的那天,郑若欣特意把自己打扮得休闲素雅,只是上了一个淡妆把自己脸上的瑕疵盖了一下,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配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踩着板鞋就去赴约,披散的及肩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扬,郑若欣眼角瞟到店铺落地窗前的自己,有一秒钟的怔仲,她记得自己至从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就没有再这么打扮过了……
大学毕业……那真的是太久远的事情……
迅速抛却这些不必要的郁闷,郑若欣很快就赶到了和周一一约定好的咖啡馆——卡布奇诺。
郑若欣知道卡布奇诺,卡布奇诺的老板本来也是一个资深的徒步者,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而退出,现在是郑若欣所在杂志社的签约作者,记得那老板笔名好像是……残阳?因为不是郑若欣负责的稿件,所以她只听说过这件事,其实对其中详细的经过并不了解,只是依稀记得同事在八卦的时候用惋惜的口气议论过残阳,说他是个年轻俊朗的青年,但年纪轻轻就无法旅游是一件遗憾的事。
另外,他去过墨脱。
“嗨!美女编辑!”刚刚踏进卡布奇诺,一阵咖啡特有的香气飘来,和咖啡香气一起飘来的还有周一一的声音,周一一的声音很好听,好像是在喉咙里打了几个转才说出来的一样,让郑若欣有些余音绕梁的感觉。
而且,那口气,是如此的活力满满。
郑若欣走到周一一面前,和郑若欣握过手后开始打量起周一一来。周一一的脸没有经过任何粉饰,而周一一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去粉饰自己的人,因此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胭脂气,她的长发利落地扎成马尾,穿着格子的衬衫,手上带着防水的电子表,怎么看都只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干净,一股子书卷气。
“你可别被她的外表骗了。”一把及具磁性的男声响起,郑若欣抬头,看见的是一个俊朗的男性正端着咖啡向她伸出手:“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残阳。”
郑若欣挑了挑眉,握上残阳的手,自我介绍道:“郑若欣,某旅游杂志的编辑。”郑若欣并没有告诉残阳,她工作的杂志社就是残阳供稿的那家。
“哈哈,幸会幸会。”残阳把手里的咖啡放在周一一的面前,口气瞬间温柔下来,“一一,你的卡布奇诺……”残阳看周一一脸色不对,瞬间收口,转头看相郑若欣:“一一在路上可是什么疯狂事都干的出来的……”
“残阳,别叫我一一,弄得好像我们有多亲热一样,我在圈子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加百列,好歹是圣经里提及的天使长之一,没那么见不得人第二……”她看了看郑若欣,“帮忙拿杯特浓奶香过来。回头我一起给钱。”
“好吧……我说尊敬的天使长大人,您非得和我这么见外么?”残阳有几分无奈地看着周一一,周一一直接一爪子扣了过去:“别啰嗦!我传达的都是神谕!快给我端!咖!啡!来!”周一一很豪气地把人一爪子拍走,并且因此很巧妙地绕过了话题,郑若欣在一边窃笑的同时,也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残阳眼里的情绪,三分无奈,六分宠溺,一分失落。
久经人事的郑若欣自然知道残阳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只是……郑若欣看了看周一一,后者正专注地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脸渴望。
她忽然想起了周一一的一篇游记。
当我骑着马在草原上飞奔,看着远处完美的地平线,忽然明白,忽必烈的铁骑一直奔驰到罗马,也许不是为了所谓的领土,而是因为在这样空旷的草原上,真的让人有一直奔跑下去的冲动,我此刻不想计较自己跑出了多远,也不想知道自己跑到了何方,我只想催动胯下的骏马,迎着草原的风驰骋,望着那地平线,一直跑到大地的尽头。
郑若欣轻声背出了这段文字,周一一并没有因此而惊动,依旧是执着地望着天空,郑若欣叹了口气,周一一太纯粹,脑子里除了旅游,自由就已经装不下任何东西,她注定无法回应残阳的感情……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日 十二月 01, 2013 3:35 am

有的时候郑若欣觉得,周一一还真的是一个纯粹到极致的人,她是一个天生的旅行者,也是天生的游记作家,偏偏,不适合婚姻或者恋爱——她不会为此而放弃旅行,纯粹如她,不应该有牵绊。
郑若欣这样的想法,诞生于她们的第一次见面,若不是母亲的忌日周一一必须回家祭拜,郑若欣甚至都不知道周一一和自己是同市人——周一一总是极少说自己的事情,就算郑若欣不解问起,周一一也只是打着哈哈带过,直到周一一告诉她:“一周后是我母亲的忌日,我要回烟雨市,要见面吗?”郑若欣才发现自己对周一一的了解少得令人发指。
什么?你说周一一的个人履历?哈!你们太不了解周一一了,像她那种十八岁就往外跑的人,她会老老实实地填自己的家庭住址?每次杂志社的人打电话去问的时候她就会或可怜巴巴或豪气冲天地说一句:“我一个流浪者四海为家哪有固定居所,再说了,谁会收留我呀?”
每当这个时候,那些杂志社的人恨不得吼一句:哥(姐)收留你!拜托你把资料给哥(姐)填齐了!哥(姐)好给你寄合约给杂志社拉人!然后周一一就仿佛知道他们心里的小九九一样抛出一句话让他们彻底死心:“而且要住址干嘛呀?姐由不当签约作家,稿费单啥的,编辑大人您不是知道我现在在哪么?”
……
好吧,基于以上原因,总之不论是周一一的读者也好,还是编辑也好,若不是周一一主动告知,估计没有人知道周一一的固定居所,甚至连她是烟雨市人这样笼统的一个概念都没有!
想到此,郑若欣沉沉地叹口气,她没打听过周一一的信息,因为她知道,周一一如此百般隐瞒是不想被俗事牵绊,自己能和她以朋友的身份保持联系,已经是极其特别,但即使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在发现自己和周一一实际上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后,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和周一一约定见面的那天,郑若欣特意把自己打扮得休闲素雅,只是上了一个淡妆把自己脸上的瑕疵盖了一下,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配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旧牛仔裤,踩着板鞋就去赴约,披散的及肩长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扬,郑若欣眼角瞟到店铺落地窗前的自己,有一秒钟的怔仲,她记得自己至从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后,就没有再这么打扮过了……
大学毕业……那真的是太久远的事情……
迅速抛却这些不必要的郁闷,郑若欣很快就赶到了和周一一约定好的咖啡馆——卡布奇诺。
郑若欣知道卡布奇诺,卡布奇诺的老板本来也是一个资深的徒步者,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而退出,现在是郑若欣所在杂志社的签约作者,记得那老板笔名好像是……残阳?因为不是郑若欣负责的稿件,所以她只听说过这件事,其实对其中详细的经过并不了解,只是依稀记得同事在八卦的时候用惋惜的口气议论过残阳,说他是个年轻俊朗的青年,但年纪轻轻就无法旅游是一件遗憾的事。
另外,他去过墨脱。
“嗨!美女编辑!”刚刚踏进卡布奇诺,一阵咖啡特有的香气飘来,和咖啡香气一起飘来的还有周一一的声音,周一一的声音很好听,好像是在喉咙里打了几个转才说出来的一样,让郑若欣有些余音绕梁的感觉。
而且,那口气,是如此的活力满满。
郑若欣走到周一一面前,和郑若欣握过手后开始打量起周一一来。周一一的脸没有经过任何粉饰,而周一一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去粉饰自己的人,因此她的身上没有任何胭脂气,她的长发利落地扎成马尾,穿着格子的衬衫,手上带着防水的电子表,怎么看都只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干净,一股子书卷气。
“你可别被她的外表骗了。”一把及具磁性的男声响起,郑若欣抬头,看见的是一个俊朗的男性正端着咖啡向她伸出手:“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残阳。”
郑若欣挑了挑眉,握上残阳的手,自我介绍道:“郑若欣,某旅游杂志的编辑。”郑若欣并没有告诉残阳,她工作的杂志社就是残阳供稿的那家。
“哈哈,幸会幸会。”残阳把手里的咖啡放在周一一的面前,口气瞬间温柔下来,“一一,你的卡布奇诺……”残阳看周一一脸色不对,瞬间收口,转头看相郑若欣:“一一在路上可是什么疯狂事都干的出来的……”
“残阳,别叫我一一,弄得好像我们有多亲热一样,我在圈子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叫加百列,好歹是圣经里提及的天使长之一,没那么见不得人第二……”她看了看郑若欣,“帮忙拿杯特浓奶香过来。回头我一起给钱。”
“好吧……我说尊敬的天使长大人,您非得和我这么见外么?”残阳有几分无奈地看着周一一,周一一直接一爪子扣了过去:“别啰嗦!我传达的都是神谕!快给我端!咖!啡!来!”周一一很豪气地把人一爪子拍走,并且因此很巧妙地绕过了话题,郑若欣在一边窃笑的同时,也很敏锐地察觉到了残阳眼里的情绪,三分无奈,六分宠溺,一分失落。
久经人事的郑若欣自然知道残阳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只是……郑若欣看了看周一一,后者正专注地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脸渴望。
她忽然想起了周一一的一篇游记。
当我骑着马在草原上飞奔,看着远处完美的地平线,忽然明白,忽必烈的铁骑一直奔驰到罗马,也许不是为了所谓的领土,而是因为在这样空旷的草原上,真的让人有一直奔跑下去的冲动,我此刻不想计较自己跑出了多远,也不想知道自己跑到了何方,我只想催动胯下的骏马,迎着草原的风驰骋,望着那地平线,一直跑到大地的尽头。
郑若欣轻声背出了这段文字,周一一并没有因此而惊动,依旧是执着地望着天空,郑若欣叹了口气,周一一太纯粹,脑子里除了旅游,自由就已经装不下任何东西,她注定无法回应残阳的感情……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青春暴走》谁的青春不暴走,但是青春可以暴走,人生却绝对不可以!

帖子 由 萧墨 于 周四 三月 27, 2014 10:30 pm

此文此后在澄文中文网更新

萧墨

帖子数 : 27
注册日期 : 13-11-26
年龄 : 21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