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度空间》——有些事,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向下

《异度空间》——有些事,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帖子 由 我是水儿 于 周二 十一月 26, 2013 1:25 am

异度空间
文/烟如梦隐

  死亡并不是生命的毁灭,而是换个地方。
   —— 西塞罗
  
一 恐怖游戏
  我从厕所出来时,看见林梓拿着沐浴用品站在门口,无聊的踩着拖鞋,显然已经等了很久。我冲她抱歉的笑了笑,她轻轻还之一笑,脸上没有丝毫厌恶的表情。我知道她不会怪我。林梓的性格向来温和,甚至有些软弱。
  她侧身擦过我走进厕所,很快里面就传出哗啦啦的水声。我用毛巾包裹住湿漉漉的头发,而后进了房间,吴佳和李瑶还在上网,见我出来了便招手要我过去。
  “盈盈,你看这个!”
  屏幕上闪出白底蓝框的页面,学校的新论坛,是我和王海加上几位朋友一起弄的。而王海,正是我大学交往三年的男友。眼前的网页我再熟悉不过,李瑶灵巧的滑动鼠标,点开一张帖子。黑色的底板,鲜红的字体,林梓最爱的颜色搭配,上面写着:真实恐怖游戏。
  我凑了过去,发帖的日期是今天下午,点击已超过两百,直冲榜首。每个学校都流传着不同的恐怖故事,看到这样的帖子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吴佳却来了兴趣,紧紧盯着屏幕念道:“1号教学楼底楼的杂物房,曾是一间解剖教室。五年前三年级学生在一次解剖课上,解剖了一具九岁大的女童尸体,之后便怪事连连,学校在多方压力下将教室改为杂物房。传闻女童的鬼魂至今仍被困在房内,凡每晚八点后进入杂物房的人都会被她缠住,直到下一个人的到来才会将上一个人放走。有学生猜测,女童死亡时年龄较小,正是孩童嬉戏时代,可能是因为害怕寂寞又需要玩耍伙伴……不知各位看帖的校友是否相信这个故事,我们不妨大胆的去尝试一下,排好日期和顺序逐个进入杂物房。有兴趣的朋友请跟帖留言,大家行动起来吧。”她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缓缓回过头来看着我。
  李瑶紧张的问:“真有这种事?”
  我愣了一下,惊恐的指向屏幕:“不对,这不是我们论坛的帖子,论坛根本就没有设置这种纯黑页面。”
  吴佳和李瑶狐疑的盯着我,我接着说,声音颤抖不止:“这绝对是故意的!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不,不对。是鬼魂!绝对是女童的鬼魂!她寂寞了,她想找人陪她玩这场游戏,所以才将这件事公之于众。五年前的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唯一对此了如指掌的就只有她!”
  吴佳和李瑶吓得连连后退,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我猛的伸手扶住,死死的盯着她们,而后放声大笑起来:“呵呵,亏你们俩还是学医的,居然胆子这么小。”
  李瑶作势要打我:“死盈盈,居然敢吓我,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李瑶与我嬉闹成一片,四只手纠缠在一起。吴佳的声音冷冷从身后传来:“其实,我们可以试试这个游戏的真实性。”
  “什么?”
  吴佳回头看向厕所,磨砂玻璃门上倒影出林梓朦胧的身体。李瑶松开我的手:“我们不能这么做!”
  “玩玩而已嘛!”吴佳耸了耸肩,迅速回复了帖子。
  看帖的人多,发表评论的也多,真正愿意参加的,却只有吴佳一个。可她却打算将另一个无辜的女生送入帖子中讲述的未知地域。
  林梓出来了,没有看我们就爬上了床。她一直都是这样,寡言少语。看似清高,但真正了解她的人寥寥无几。
  李瑶忧心忡忡的看向我,寝室霎时陷入了沉默。
  
二 惊慌失措
  “你脸色不大好,再吃点吧。”王海夹了块红烧肉放在我碗里,又将碗往我眼皮底下推了推。
  我咬着筷子问他:“有查到那张帖子是谁发的吗?”
  他摇头:“不是学校的ID,但他修改了论坛的页面,看来很清楚我们的设置。”
  他顿了顿,接着说:“不过刻意改了页面来发表这样诡异的故事,的确很奇怪。”
  之后,他接了个电话。
  “你在哪里?”
  “食堂吃饭呢。”
  “你打算什么时候说?”
  “现在不是时候,一会儿我再打给你。”
  他挂上电话后,我转而问道:“你相信那件事吗?”
  王海回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笑了:“要是真有那种事早就发生了,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提醒,鬼捉弄人可不选时机。”
  我知道他在跟我开玩笑,可看着他温如春风的笑容,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告诉他吴佳的打算。兴许,吴佳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对林梓做什么。更何况,我在意的,不过是他那通电话的内容。
  上完自习回到宿舍时,已是晚上十点。我打开寝室的门,李瑶正拉着吴佳苦苦的哀求:“我们不能这么做,去把她放出来好不好?”
  “林梓只是不爱说话罢了,她从来都没有看不起你。吴佳,我们是同学,是朋友,不是仇人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我这才注意到,林梓没在寝室。她不喜欢说话,我们三人聊天聊到唾沫四溅时,她也不会参与。她安静得像一具死尸,吴佳时常用此话形容林梓。即便我们会忽略她的存在,但平常这个时候她都会坐在床上看书,病理解剖图册,全是些恶心得让人全身发麻的器官标本照片。吴佳每每注意到,都会骂她一句有病。
  可是,今天林梓不在寝室,这么晚了她会去哪里?
  李瑶的话让我浑身一震,难道吴佳真把她关进了1号教学楼的杂物房不成?
  李瑶还在劝着,可无论她说什么吴佳都不听,还说就是要这样才知道那间屋子是不是真的闹鬼。李瑶气急,一把甩开吴佳的手冲出寝室,丢下一句话:“你不去,我去!”
  李瑶的背影在走廊上拐角处渐渐消失,却未想到她这一走竟带来了另一个可怕的真相。
  我和吴佳静坐在寝室,无心上网,心惊胆颤的注视着桌上的闹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吴佳开始坐立不安,她说她越来越怀疑那个荒诞游戏的真实性,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有鬼不成。她这么说,我知道她已经相信了一半。半个小时后,终于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和吴佳立刻从椅子上窜起来,冲到门口。开门后,却看见林梓惊魂未定的脸。
  “李瑶呢?”吴佳把她拦在门外,大声问道,“李瑶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林梓死死的盯着吴佳,眼中闪出一丝寒光,吓得吴佳手颤。林梓咬了咬牙,猛的撞开吴佳疾步走入寝室,啪的一声将门关上,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吴佳还欲追问,我连忙按住她:“不要为难林梓了,我去找李瑶。”
  林梓突然掀开被子朝我吼道:“你想死就去找她吧!”
  林梓说话向来细若游丝,今天竟然朝着我怒吼。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中积满了泪水:“不许去,谁都不许去,听到没有!”
  我原本以为吴佳听了这话以后会更加恼怒,但她却出人意料的没有冲着林梓发火。林梓一直抱着我簌簌的发抖,我脱不了身,只好不停的安慰她。吴佳似乎也被林梓反常的情绪吓到了,失神的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屏幕上依然显示的是论坛的页面,王海还没有将那张帖子删除。她深吸了口气,再次点开帖子,半晌后怔怔回头说:“发帖的人回复我了,他要我记得告诉他结果……”
  
三 失踪
  李瑶整晚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像我们期待的那样出现在教室。
  林梓依然全身颤抖得厉害,连手上的书页都随着她的手指微微震动。我和她坐在一起,林梓是弱者,我想我有责任保护她。吴佳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上午最后一节课时我收到她发来的短信,她说李瑶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她很担心。
  下课后,吴佳走到我身边,叹了口气:“是我做错了。”
  我一把拽住她的手,忍不住厉声吼道:“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大学生逃课不归寝都是很正常的事,难道你没这样过?李瑶说不定只是把电话弄丢了,她不可能……”
  “江盈盈,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们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吗?今晚八点后,我会去杂物房找她的。”
  林梓瞥了她一眼,语气满是轻挑:“好啊,你去找她啊,代替她在充满福尔马林的屋子里,陪着那个连鬼魂都是残缺的小孩。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再出来,反正你这样的女人,世界上少一个就多保住一个美好家庭。”
  “你说什么?”
  吴佳扬起手来,我急忙拦住她:“不要吵了!”
  “你们怎么还不走?李瑶呢?”王海突然走进教室,狐疑的看着我们。
  我吁了口气:“你怎么来了?”
  “老远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所以过来看看。”他四处张望着,似乎还在寻找李瑶的身影。
  我想到了那事:“对了,中午回去上网的话,你把那帖子删了吧。要是以后还有人发类似的帖子,都以散播谣言为由全部删除了。”
  他惊诧:“怎么了?”
  吴佳忍不住脱口而出:“那是真的,杂物房真的闹鬼。她,她把李瑶带走了!”
  “怎么可能?”王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查过了,五年前那间杂物房也是一件杂物房,根本就不是什么解剖教室。”
  “可是……李瑶失踪了,从昨晚出去后一直都现在都没有回来,打电话她也不接……”
  王海有些慌了:“怎么回事?”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告诉了王海,只是将吴佳故意戏弄林梓的事改成了开玩笑。可他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神鬼一说,转脸问林梓:“你最后见到李瑶时,真的是在杂物房?”
  林梓点头:“她把门一打开我就跑了出去。出了教学楼才知道她没有跟上来,我很害怕,不敢回去找她。一直站在外面喊了好几声,都没听见她回答。后来我就……”林梓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杂物房里到底有什么?”
  林梓呜咽着摇头,似乎不愿意再面对那一场恐怖经历。
  王海还是不相信:“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去杂物房看看。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你们也不会怕了吧?”
  他的语气带着些许讽刺的味道,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他好陌生,陌生到仿佛我从来都不认识他。
  遗憾的是,我们依然没有在杂物房中找到李瑶。散乱堆放的旧物上还可以看到几个新的手指印,印在厚厚的灰尘中央,格外清晰。地上的脚印已被我们踩乱,早已分辨不出这里曾有多少人步入。但这里并没有福尔马林的气味,所以我只能猜想,晚上的这里和白天大不一样。兴许是因为那张帖子带来的恐怖效应,我总觉得这间屋子出奇的冷,林梓一直远远的站在门外,垂着头盯着脚尖,始终不愿朝屋子里看一眼。
  王海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我不确定他是否也开始相信李瑶就消失在这间杂物房中,只是觉得他的眼异常的黯淡,毫无生气。
  
四 交换
  林梓说有些不舒服,便回寝室休息了。整个下午,我们几乎找遍了所有李瑶可能出现的地方,但依然没有她的消息。吴佳说:“我们报警吧。”
  “你疯了?报警的话,你怎么跟警察说?学校闹鬼么,有谁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
  王海看了我一眼:“晚上八点是不是?到时候我去找她,你们先回寝室吧,有事我会通知你们的。”
  晚上八点,那不是女童出现的时间么?
  “你想做什么?”我忍不住追问。
  他无奈的笑着:“你们是女孩子,找人的事还是交给我吧。不用担心,会没事的。”
  回到寝室后,林梓缩在床上,依着墙壁失神。我问她好些没有,她点了点头,神情仍有呆滞。吴佳抱着头哭了起来:“都是我的错,是我提议玩这个游戏的,我以为会没事的……”
  林梓突然笑了起来:“是,你只想报复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李瑶,更没有想到李瑶真的会来救我!”
  吴佳没有辩解,林梓起身,瞪了她一眼:“你这么担心她,怎么不去找她?”
  林梓走出寝室,房门在她身后嘭的关上。我愣了一下,她这是要去哪儿?
  呜……
  吴佳的手机在桌上震动,上面显示的是李瑶的来信。我惊住,完全忽略了林梓的事:“快打开看看。”
  接二连三的短信,一共十条。吴佳的手在颤抖,我一把夺回她的手机念道:“吴佳,救我……”
  “吴佳,我好怕,这里好黑,什么都没有。”
  “她在笑,一直在笑……”
  “她要我陪她,我求她放我走,她说要等下一个人来……”
  ……
  我将手机扔在地上,吴佳抬头看着我:“真的,真的有鬼么?”
  “不能让王海去那里!”一时间,我想到的只有这个。
  吴佳拾起手机,无奈的摇摇头:“没用的,已经八点半了。”她回过神,惊诧的问我:“为什么李瑶发的短信现在才收到?”
  我疑惑的摇头,正准备拨打王海的电话,门外又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和昨晚一样。
  吴佳径直冲了过去,打开房门,惊呼失声:“李瑶,你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快担心死你了!”
  李瑶一脸的阴沉,微微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她:“死了?死了。”
  吴佳不懂她在说什么,担忧的问:“你怎么了?”
  李瑶看向我,笑了。
  她回来了,说明已经有人代替了她的位置。是王海么?答案是肯定的。
  我拨通了王海的电话,可是,无人接听。
  
五 预谋
  “害怕吗?你还是赚了,至少知道有人愿意为你不顾一切,甚至代替你去死。不管你这一天一夜经历了什么,”我笑了笑,“你都赚了。你看,你在他心里这么重要,何苦还要逼迫他呢?”
  李瑶惊诧的看着我,双唇都在颤抖:“盈盈,你说什么呢?”
  我逼近她,冷笑道:“我说什么你还不清楚么?如果不是王海跑去找你,你怎么可能有机会出来?”
  我不是傻子,和王海在一起整整三年,他心里有没有我难道我还不清楚?我原本以为他不会变心,原本以为他只是偶尔迷恋外面的花花世界,玩累了自然会回到我身边。可是,我却忽略了自己身边潜在的隐患,惊才绝艳闻名全校的绝色女子,我的同寝好友——李瑶。
  李瑶没有再掩饰,她挑了挑眉:“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美好的事物,王海条件这么好,我为什么不能争取?”
  呵,原来她是这么想的,原来她一直都遮掩得很漂亮。我点了点头,不得不甘拜下风:“帖子已经删除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关注这场游戏。可惜的是,你所谓的美好事物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绝不会强迫你去救他,更不会伟大到牺牲自己去成全你们。”
  吴佳着急了:“你们都不要再说气话了好不好?现在要确定的是王海是不是真被困在杂物房了!”
  “吴佳,不要再这么假惺惺的了,其实李瑶和王海的事你也有份参与,何必还在这种时候装好人呢?要不是你穿针引线,王海会注意到李瑶么?你们还真是虚伪,王海那种人死有余辜,就算他真被困在那里又怎样,你们谁会去救他?谁又愿意去救他?”林梓突然拧开房门,走到我身边,声音依旧很冷,“跟我走吧,和这些虚伪的人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她们心里只有争夺、占有、报复,除了伤害,你最后都将一无所有。”
  她拉着我走到门口,吴佳叫住我:“盈盈,王海的事……”
  我回过头看她,牵动着嘴角,抿出一丝苦涩:“吴佳,其实有些人你把她当作朋友,殊不知却一直被她利用。发现这场游戏的人,最后获胜的人,不是你,也不是我。呵呵,也许我们都错了,但你是无辜的。”
  我跟在林梓身后走了出去,没有看吴佳最后到底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校道上,林梓好奇的问我:“这么说来,你一早就知道李瑶是故意把那张帖子调给吴佳看的了?”
  “不是这样,我又怎么会提醒你要小心吴佳呢?”我捏住她的手,“吴佳是怎么把你骗过去的?”
  她耸了耸肩,神色淡然:“她说想跟我好好谈谈。”
  我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好,只因吴佳大一时跟过一个有妇之夫,遭了林梓的白眼。
  我问她:“那间杂物房里究竟有什么?”
  她神秘的笑了笑,眯着眼睛:“你确定你想知道吗?”
  
六 真相
  我紧张的看着她:“你刚才去哪儿了?”
  她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耳上挂着耳机,倚在湖边的围栏上,身子探了出去,像飞翔的大鸟。我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也是在这里,同样的姿势,不过那天她面向夕阳,纯真恬静的表情美得让人羡慕。
  她说:“盈盈,真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结局,人有些时候活得糊涂些才会快乐。只可惜,我们都活得太清醒。”
  她又说:“你不是一直都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么?呵呵,难不成你还在担心王海?”
  我学着她的样子靠在栏杆上:“爱情的较量本来就是一场战争,我已经狠下了赌注,又怎会舍不得,不然我也不会刻意去写这么一张贴在发在论坛。”
  林梓疑惑:“你怎么确定吴佳和李瑶会在意那张帖子?”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不想输得太惨,自然必须知道她们所有的弱点。你看,我现在被男友抛弃了,理应一蹶不振两三日,其他的事就由着她们去烦吧。”
  林梓嘟着嘴:“其实,你还是挺善良的。盈盈,太善良和太单纯的人都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我抿了抿嘴,不以为意的笑了。她说得很对,就如同她幼年的经历一样,父亲带着另一个女人走了,母亲跟着另一个男人走了,她住在乡下姥姥家,屋外是满山坡的坟地。同村的孩子欺负她,将她扔进坟坑里,她在黑漆漆的深洞中与一堆白骨躺了一整晚,不哭不闹,姥姥次日早晨才找到她,面如死灰。
  林梓总是说,从那天起她就已经死了。她的灵魂早已活在另一个空间,再也回不来。
  她从来都没有过朋友,我是唯一一个。对此,我从来都不曾怀疑过。
  可是,我从不认为自己善良。因为这一切计谋都是我设下的,只为赶走一个第三者,可我没想到,王海最终还是选择了她。
  我微微偏过头去,第一次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林梓:“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梓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扔进湖里,白色贝克碎片挂链从空中划过,我记得,那是李瑶的手机。
  “盈盈,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只要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你的故事是假的,我却可以帮你塑造一个真实的,也许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惧,你不喜欢吗?”
  她的笑容依旧很美很淡,带着一丝邪魅。她有时软弱,有时咄咄逼人,很多时候,我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她。
  “他在哪里?”
  林梓讽刺的笑着:“盈盈,真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她将耳机挂上我的左耳,里面传出王海惊恐的声音:“救我!救我!”
  我慌了,我以为我可以放下这一切,将他从此推出我的世界,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还是担心他。我发了疯的跑到1号教学楼楼底,林梓紧紧抓住我,杂物房内死一般的寂静。
  “盈盈,我说过,真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七 结局
  三天后,王海疯了。
  有人在杂物房发现了他,他一直不停的大喊大叫,说这里闹鬼。
  我一直都不清楚他和李瑶究竟在那里看见了什么,林梓也从未告诉我她是怎么做到的。只是王海逢人就讲这场无从验证的恐怖经历,黑暗中游荡的女童,尖锐的笑声,火红的眸子。可是,没人相信他的话,他所说的帖子,数据已经无法恢复。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重重的舒了口气,转脸看着身后的林梓,她轻轻的笑了。
  吴佳打电话告诉我,李瑶的手机不见了,三天前她收到的短信并不是李瑶发的。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有鬼。
  我看了林梓一眼,低声回答吴佳:“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因为真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我是水儿

帖子数 : 84
注册日期 : 13-1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