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游戏》——爱是一颗沉静的泪珠

向下

《玩转游戏》——爱是一颗沉静的泪珠

帖子 由 我是水儿 于 周二 十一月 26, 2013 1:24 am

玩转游戏
文/烟如梦隐
一 泪珠
  薛瑞寒转来的那天校门外围满了乱哄哄的人群,他从黑色奥迪小轿车上走下来,手里捧着雕刻精美的檀木盒子,一目风姿凌然。
  蜂拥而至的女生纷纷拿着相机前去拍照,人声鼎沸的场面比在大街上碰见什么明星还要热闹。我死死拽住泛花痴流口水的小眉,生怕她也被勾了魂跟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生发疯,高声提醒她:“喂,你可别忘了我们来接他的目的!是他爷爷的遗物‘泪珠’,不是他这个人!”
  “看看有什么关系,反正‘泪珠’在他手里又不会自己跑掉,就一会儿啦!”小眉激动地挣脱我的手。
  “喂……”
  小丫头拿着相机一溜烟就跑远了,随着围观的人群冲着面无表情的薛瑞寒欢呼。我就搞不懂现在的女生怎么都对冷面酷男感兴趣,独自挤出人墙,揣着手冷眼旁观。正巧班主任何老师急匆匆走来,招手要我过去:“江依依,薛氏集团可是学校最重要的赞助商,你作为学生会主席和班长,要负责照顾好薛瑞寒同学,如果他有什么需求要马上解决,知道吗?”
  我听得晕头转向,半晌才反应过来:“什么?老师您的意思是薛瑞寒要读我们班?”
  “是啊,你不知道吗?我记得昨天我跟你提过的……”何老师抬了抬眼镜,踮着脚朝人群内张望,嘴上仍不忘叮嘱我,“还有他爷爷特意捐助给我校的‘泪珠’,那可是颗名贵的钻石,学校专门设置了展览室收藏纪念。在展览室报警系统整修好之前,‘泪珠’暂时由薛瑞寒同学自己保管,你们还要保护好他和‘泪珠’的安全。”
  “之前不是说只要将‘泪珠’安全送往展览室就行了吗?”
  “薛同学你好,欢迎你来我们学校就读,希望你能在这里度过一段美好时光。”
  何老师推开我笑脸盈盈的伸出了右手,我无辜的目光随着这位年轻的女老师转移到刚从人群中突围而出的男生脸上。他挑了挑眉,将手中的盒子握紧:“‘泪珠’现在还不能交给你们。”
  何老师愣了一下,手定在半空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真没教养。”
  我小声嘀咕了一句,薛瑞寒瞪大了双眼,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我毫不顾忌的瞪了回去,怕他做什么,有钱有势又长得帅就了不起啊?
  “很抱歉。”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单手托住锦盒与老师握手,冲着我扬起嘴角。
  “薛同学,这是江依依同学,她是学生会主席,负责此次的接待事宜,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她,江依依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何老师这样介绍我,活像是在介绍一位秘书或是保姆。
  “哦,是这样吗?”他表情轻佻,嘴角的笑更浓了,有些诡异。
  我撅了撅嘴,不想再说什么。总之,我就此是跟这位有钱人家的少爷耗上了。
  我领着大包小包沉重的行李气喘嘘嘘的爬上男生宿舍五楼,薛瑞寒不紧不慢的捧着小锦盒在后面跟着,身后还有一大群尾随者被管理宿舍的大妈堵在宿舍楼底。他一边眉目温和与那些可爱女生挥手,一边大眼瞪小眼的跟我对视着,简直就是在玩变脸。
  没同情心的大变态,居然让身材娇小的女生帮他拿行李。我将地上的空矿泉水瓶踢得老远,薛瑞寒嬉皮笑脸的追上来:“江同学,你这样对新同学也很没礼貌哟。”
  “这是你的寝室,是独居室不会被人打扰。之前已经打扫过了,应该很干净。”我将行李扔在地上,钥匙丢进他手里,“展览室还没有整修好,学校决定在校庆日正式接管‘泪珠’,所以它你还要保管它一段时间,希望你不会介意。”我紧紧盯着他手里的小盒子,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将头偏到一边去。
  “不要紧,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他们这么容易就得到它。”他走进寝室,将行李整齐的堆放在床边。
  “什么?”
  “没什么,”他将锦盒放入抽屉,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抽屉能锁吗?”
  看来那颗名为‘泪珠’的钻石还真是绝世珍宝。我无奈的摇头,提议:“你需要的话可以自己去买把锁。”
  他点头,似乎有些丧气。
  “如果你担心的话,可以将寝室的门锁上,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随便进出他人寝室的。”
  “哦,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对了,之前老师是有说我有任何需要,你都会帮我解决的吧?”
  “嗯,是这样的。”他突然转了个话题,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好吧,我相信你之后一定有时间与我共进晚餐。”他悠闲自在的将手踹进裤袋,脸庞美好,笑容温暖。清瘦挺拔的身姿,干净的衬衣,亦如高洁的梨花。
  我眨了眨眼,脑子有些发昏。但不可否认,他笑起来的样子的确很好看,让我感觉像是被人引诱迷迷糊糊就上了贼船。好吧,看在美食的份上,我忍。

  吃晚餐时我才意识到自己严重上当,薛瑞寒铺张浪费的点了一大桌美味,自己却吃得很少,却不停地给我夹菜。
  “我可是为了你才特意点了这么多好吃的哟,你要是不吃完我会很伤心的。”他谄媚的盯着我,让我不禁又一次上当受骗。
  我挺着沉甸甸的肚皮陪着他走回宿舍,他竟然又说:“陪我上去吧,我让你看看‘泪珠’,就只给你一个人看哟。”他摸着颈间的项链,笑得有些诚恳。
  好吧,我承认我再一次上当了。
  “我保姆。”他指着我跟生活老师说了一句,便拖着我上楼。他的手掌很温暖,居然让我忘记了反驳。
  我兴奋地站在薛瑞寒的寝室里,拭目以待的盯着他的双手缓缓打开抽屉,连忙凑了过去。
  “啊!”他突然尖叫起来,“‘泪珠’呢?‘泪珠’跑哪儿去了?”
  “什么?”
  “‘泪珠’不见了!”他咆哮起来,完全丧失了理智。
  “怎么可能?”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可能说不见就不见了?我较忙去翻抽屉,只剩下一方空空的锦盒,里面什么都没有,“你确定你是放在这里的?”
  “你自己也看见的,居然还来问我?”他气得拍桌,怒气冲冲的瞪着我,“你明明告诉我锁上寝室的门就没事了,还说宿舍管理不会出问题,现在‘泪珠’被人偷了,你要怎么跟我解释?”
  “我要报警!”他冲着我大吼。
  我按住他紧握的手,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校方一定会颜面无存,我不能让这事毁在我的手上啊!
  “你先不要着急,我下去问问生活老师,也许她记得有什么人进出过这栋宿舍。”
  “不着急?‘泪珠’是我爷爷的遗物,你到底知道不知道那东西对我来说究竟有多重要?”他狠狠甩开我的手,“我一定要报警!”
  我急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求你了,别这样,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好不好?再相信我一次,要是真的让警方介入此事,说不定会打草惊蛇……”
  “够了!”他凝视着我的眼睛,许久之后叹了口气,“好,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明天六点之前你找不回‘泪珠’,我就报警,到时候谁都拦不住!”
  “好好好,”我信誓旦旦的承诺,“我保证将‘泪珠’完好无损的找回来。”
  说完这话后,我承认自己有些心虚,低着头不敢看他,丧气的跑下底楼,吱吱唔唔的向生活老师询问情况。薛瑞寒就跟监工似的,一直默不做声的站在我背后,两眼盯得我浑身发毛。
  没想到这一问还真问出了些线索。生活老师一边回想着一边说道:“说到可疑的人吧,今天下午我好不容易将那群女生打发走以后,没过多久就有一位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生拿着相机进来了。帽子压得很低,样子我也没看清,可他不一会儿就下来了,惊慌失措的样子,还在门口跌了一跤,估计伤得不清。”
  我与薛瑞寒相视一眼,他从鼻子了冷哼了一声,愤怒的转过头去。
  我向生活老师道了谢,她忍不住追问,眼神瞟向薛瑞寒:“这位同学,莫不是你东西丢了吧?”
  我连忙摆手:“没有没有,他人气太高,就担心有人跟踪他,只是随便问问罢了。”
  薛瑞寒好笑又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双眼依旧闪着寒光。
  生活老师连连点头:“你们放心,我管理宿舍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学生丢过东西,连只苍蝇都不会逃过我的眼睛!”
  我担心薛瑞寒听了这话会更加愤怒,急忙拉着他跑出宿舍。他厌恶的甩开我的手,恶狠狠地说道:“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人,你们学校怎么会选你当学生会主席的?那么贵重的东西都会弄丢,早知如此我绝不会让你这个笨蛋当保姆!”
  “东西是我弄丢的么?明明是你将它放在寝室的!居然还说风凉话……”我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啪啦啪啦的往下掉。
  “喂,你哭什么哭,我都还没哭呢?”他扯了扯我的衣角,“好了好了,现在不是已经有眉目了么?你再好好想想,学校里究竟有没有喜欢带黑色鸭舌帽的怪人?”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顿时恍然大悟。
  
二 调查
  我风风火火的冲回女生宿舍,直奔小眉的寝室,那小丫头居然也不闪躲,证据在手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拖着不灵活的腿跑到我身边:“依依,我今天拍到了好东西,你要不要过来欣赏一下?”
  我一把掀掉她头上的鸭舌帽:“好你个柳眉眉,居然女扮男装溜进男生宿舍!”
  她连忙捂住我的嘴:“你小声点,这事要是传到老师那里会被记过的!”
  看来我的猜测果然没有出错。当初学校是让我和小眉一同负责接待薛瑞寒的,我的任务是带着薛瑞寒将“泪珠”安全送往展览室,但由于展览室还在整修所以任务暂时搁浅,改为校庆日举办转交仪式。而小眉的任务则是负责照相,做好此次活动的全程记录。我就记得这丫头曾经买过一顶黑色鸭舌帽,还说中性打扮很酷,没想到她居然会利用这种打扮混入男生宿舍,还盗走了“泪珠”,难怪一下午都没看见她的人影。
  如今找到了凶手,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能怎么办?我不顾小眉的反抗拉她下楼,只得将她交给薛瑞寒处置,再厚着脸皮向这位冷面男求情了。
  薛瑞寒就像一尊雕像似的直立在宿舍前的花园中,路灯在他身旁留下一轮浅浅的光晕,可依然抵挡不住他双眼的寒意。
  我走了过去,低头哈腰委曲求全的样子:“薛同学,你知道自身条件好,向来爱慕者颇多,收集偶像的物品是这些爱慕者的唯一乐趣,和满足她们内心幻想的唯一方式,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计较。”
  他挑了挑眉,打了个呵欠,诧异的看着我:“你究竟想说什么?”小眉也是一脸的茫然。
  我摊开手,没好气的说道:“小眉,把东西交出来吧!”
  她垂头丧气的瞄了我一眼,小心翼翼的将相机放在薛瑞寒手中,还不忘朝我吐舌头,这简直就是差别待遇嘛。
  薛瑞寒愣了一下,之后笑了起来:“哦,照相这事我可以理解,这东西你就不用给我了,想拍多少就拍多少吧。”说完,便把相机还给了小眉,惹得小丫头又是一阵兴奋。
  我生气的将鸭舌帽甩到小眉怀里:“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要你把今天从他寝室拿走的东西还给他!”
  “啊?”两个声音同时发出。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眉瞠目结舌,薛瑞寒目瞪口呆,用手指摸着颈间的项链,竟然笑了。
  我一把拽过小眉,压低了声音说道:“我说的是‘泪珠’。”
  “那东西我可没拿!”小眉连忙摆手,“我根本就没有进他寝室啊!不信我给你们看,我就躲在寝室外面偷拍了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时的照片,你们说要出去吃饭我就跑走了,出来时还在宿舍门口摔了一跤,现在还疼着呢!”她又是翻数码相机的照片,又是让我们检查腿上淤青的伤口,将所有事情解释的一清二楚,似乎没有任何破绽。
  这下轮到我惊惶不定了,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居然弄错了方向,如果小眉真的只是为了偷跑进去照相,那又是谁盗走了“泪珠”?我记得薛瑞寒离开的时候明明有锁门的啊?难道是被鬼盗走了“泪珠”不成?
  我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薛瑞寒依旧一副懒散的模样,冲着我一阵摇头叹气:“我还以为有什么大发现呢,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个结果。喂,笨蛋保姆,麻烦你办事也拿出点效率好不好?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睡觉了,记得明天六点之前把东西带回来!”
  小眉紧紧拽住我的手询问道:“依依,难不成‘泪珠’真的不见了?”
  我无力的点了点头。
  “你们怎么这么大意啊,那么贵重的东西!”小眉的尖叫让我更加头疼。
  一天的时间。一天的时间能查清什么事情?现在又没线索了……
  不行,我绝不能就这么轻易认输!想我堂堂青春无敌、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的乖乖女,良好的名声和美好的未来,怎么可以就此败在一颗连影子都没瞄见过的钻石身上?我一把夺过小眉手中的鸭舌帽:“这个借我一下,今晚我不回寝室了,老师要是查勤的话,随便帮我找个理由应付过去,我还是要事要办!”
  “喂,你到底是要去哪儿啊?”
  去哪儿?这个时候我还能去哪里?当然只有重回案发现场收集线索咯。我就不信真的有人可以从传说中的密室盗走“泪珠”!
  
  “你跟着我做什么?”薛瑞寒的目光跃过帽檐直直盯向我的眼,抿着双唇似乎刻意忍着笑。
  我猜他肯定憋得心慌,因为小眉不只一次说我戴帽子的样子很滑稽。笑就笑吧,反正我江依依为了大好前程全都豁出去了,只要能找回“泪珠”,就是让我被薛瑞寒骂十万次笨蛋都成。
  他最后终于忍不住拍掉了我头顶上的帽子:“得了吧,就你这副模样,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你是女生,还想混进男生宿舍?你真以为你们生活老师是吃干饭的啊?”
  我不想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入宿舍,居然安全通过了。薛瑞寒摸着脑袋跟进来:“嘿,还连只苍蝇都逃不过呢,看来你们学校的人都是一群笨蛋。”
  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要骂就骂我,别牵扯无辜。”
  “原来你承认自己是笨蛋啊?”他干笑了两声,几步登上楼梯不再管我。
  我随他进了寝室,他倚着门晃着钥匙,嘴角轻轻扬着:“说吧,你究竟是想做什么?”
  “薛同学,请你闭嘴好不好?一路上就唧唧咋咋个没完,要是不想快点找回‘泪珠’,你尽管继续烦我,我没有任何意见!”
  他又笑了,将门关上,揣着手站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我真怀疑刚才那位嚷着说“泪珠”对他来说究竟有多么多么重要的薛瑞寒到底是谁啊?
  窗帘被风随意扬起在空中舞动,层层波动卷起一排排浪纹。我记得第一次进这间寝室时,门窗都是紧闭的,风是从哪里吹进来的?
  我好奇的掀开窗帘,下面窗户的确是从内锁上的,但是上面的两扇顶窗却半开半合的虚掩着,白天的时候没有风,所以不会注意到这一丝缝隙,可这样一道小小的窄口连一个小孩都通不过,更不说能让贼人潜入了。那么盗走“泪珠”的人究竟是从哪里进来的呢?会是厕所吗?
  我的猜测很快就被推翻,厕所的窗户也紧闭着,如今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弄我焦头烂额。
  “喂,你看看这个!”薛瑞寒敲了敲阳台的玻璃门,又指了指窗台。我凑了过去,居然发现他指的这两个地方各自出现了几个带泥的印记,两排深浅不一的梅花印,阳台上居多。
  “这是怎么?”
  “猫爪。”他打开了阳台上的灯,为了看得更清楚,蹲在了我身边。他的声音很平静,温热的气息扑打在我脸上,感觉怪怪的。
  猫能溜进来偷东西吗?我觉得有些可笑:“寝室的地板上可一点儿痕迹都没有,总不可能它是自己飞进来的吧?”
  他点了点头,撑着头说:“只是觉得可疑。恩,密室案件,看来我是低估了这场游戏。”
  “游戏?”在这种时候他居然还能说这是场游戏?他脑子里究竟装的是什么啊?
  他抿了抿嘴,转开了话题:“江依依同学,我越发觉得你很奇怪了。这事跟你其实也没多大关系,你为何不允许我报警?还是说你怕警察找出了真相,而你正是幕后真凶呢?”
  我气的脸色发紫:“你到底有没有长大脑啊,我要是凶手还会陪着你在这里四处收寻线索么?这对我又没有什么好处!”
  “好处可大着呢!”他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况且我现在觉得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而且你,虽然一直和我在一起,最没有机会犯案,也最有机会犯案。如果你找不出真凶,那么你很有可能将成为警方的怀疑对象。相反的是,如果你找出了真凶,以你的才智我觉得这绝无可能,除非是你掩饰得太好。不过这样更让人怀疑,你可别太让我刮目相看了。”
  我看着他满脸讽刺的笑意,不满的抱怨:“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自己来调查好了!”
  他点头,伸手去摸地上的泥印,在指尖来回搓了搓:“我本来就没指望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江依依,继续发扬你打不死的小强精神吧,就算被薛瑞寒骂够十万次笨蛋,也不要输的没骨气!不管他说什么,都要忍!
  
三 黑猫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我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躺在薛瑞寒的床上,他撑着脑袋趴在床沿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吓得我连翻三百六十度,直接掉在地板上。
  “疼啊!”我摸着摔疼的屁股,摸着床沿慢慢爬起来。
  “我还以为某位笨蛋侦探多有毅力呢?没想到昨晚我才到阳台上转了几圈,她就睡着了,还在我的新枕头上留了纪念品。江依依,这次可不是我刻意为难你,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等一下把枕巾洗了,我有事跟你说。”
  薛瑞寒顶着一双熊猫眼,显然一晚上都没有睡觉,但是表情相当认真,半点没有跟我开玩笑的意思。难道他昨晚一直都在调查那些奇怪的印记吗?还是盯着我的脸看了一整晚?
  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江依依,你千万别跟柳眉眉那傻丫头一样自恋,那才是大笨蛋呢!
  万幸的是今天恰好是周末不用上课,否则让何老师瞧见薛瑞寒这副模样,一定会责怪我招待不周,说不定还给他机会让他在老师面前狠狠告我一状。
  不过世界是美好的,人心是善良的。薛瑞寒并没有真的要我帮他洗枕巾,而是严肃的将我拉到阳台上,指着那些印记说:“我想了想,猫从顶窗跑进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你看这扇窗户的大小,人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如果是猫的话那就不同了。”
  “可是脚印怎么解释?为什么寝室里没有那些脚印?”
  “你还记得吗?昨晚我们吃完饭回来的时候,一心只想着‘泪珠’,很有可能忽略了地上的脚印。但我们发现‘泪珠’不见之后,又着急的四处寻找,那个时候脚印已经被我们踩乱了。人的脚印掩盖住了猫的脚印,并不代表猫绝对没有进入这间寝室。”他说的振振有辞,像是亲眼所见。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猫要那东西做什么,它又不认识钻石?”
  薛瑞寒叹了口气,又习惯性的摸着颈上的项链:“今天早上我已经向周围寝室的男生询问过了,他们也有类似凉晒的袜子丢失类似的事件,我想这事极有可能是那只该死的黑猫做的。”
  怎么可能有这种荒唐事,简直是闻所未闻!我实在是不敢相信。
  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我和薛瑞寒还特意约上了小眉一同到食堂吃早饭,谈起这事那小丫头就是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我说依依啊,你就是从来都不关心这些小细节,学校的BBS上有关失踪物件的事情早就传得沸沸扬扬的了,有人还说是猫仙作怪呢!半夜听见猫叫声,结果第二早上起来就发现寝室有东西不见了,这种事在男生宿舍时常发生,你身为学生会主席都该立案侦查了!”
  “是吗?”我低头抿着稀饭,该死的宿舍管理员大妈居然还好意思说从来都没有丢过东西,原来都是为了推卸责任。
  小眉无奈的摇头:“哎,要是‘泪珠’真的落在它手上,估计你们有得找咯!”
  “找?怎么找?”一想到猫有可能经过的地方,那根本就是大海捞针,我岂不是自讨苦吃?
  薛瑞寒冷笑,敲了敲我的头:“笨蛋侦探,你不会打算放弃了吧?”
  我仰起头:“谁说我要放弃的?找就找,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一只猫!”
  说完这话,我发现眼前两人笑得异常诡异,总感觉他们两人好像是故意串通好了看我出丑似的,难道是我多心了?
  我的确是接了一件棘手的工作,首先四处打听才知道原来男生宿舍后面的杂物房附近时常有野猫出没。之后我便像捡垃圾的清洁工一样,裹着傻不拉几的破烂白衣——据薛瑞寒介绍这是专业的工作服——之后便不辞辛苦的开始在杂草丛中翻翻找找。没想到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被我逮到一只正在补眠的黑猫!
  我把罪魁祸首提到薛瑞寒眼前:“怎么处理?”
  他凶恶的盯着黑猫的肚皮:“开膛破肚,验明正身!”
  “你疯了是不是,这么不人道的事情也敢说出口?”
  “不这么做怎么知道‘泪珠’有没有被它吃下去?”他说得风轻云淡,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
  “得了吧,要是真被它吃了,估计早就排泄干净了。”
  “好,那你就从它的排泄物里把‘泪珠’找出来吧!”他不死心的说着,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找了个多么愚蠢的借口。
  “可怜的猫咪,姐姐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可是某个大恶人他死活不相信你是无辜的。姐姐没有办法,只能对他唯命是从。若是你含冤莫白,有任何冤屈只管去找他,姐姐只不过是个使唤保姆,这事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行了行了,哪来这么多废话?”薛瑞寒伸手就要来抓猫,手却定格在半空中,最后温和的落在我头上,“怎么,还真哭了?”
  “江……喂,我说你,怎么说哭就哭了呢?好了好了,我们不杀猫了还不成吗?你再哭下去,我……”
  “你们在做什么?快把我的猫放下!”生活老师迅速冲了过来,一把夺过她的爱猫,惊恐的看着我们,“你们刚才谁说要杀它的?”
  薛瑞寒连忙拉起我的手就往外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四 真相
  寒风瑟瑟的冬日清晨,一位穿着打扮时尚的男生站在树下细心的为一个全身脏兮兮的女生抹着眼泪,引得路过的学生频频侧目。
  我知道我这个时候样子一定看起来特傻,倒不是因为那猫,而是找不回“泪珠”的惊恐。那是薛瑞寒爷爷的遗物啊,不管他爷爷有没有将它交给学校收藏纪念,“泪珠”对他来说一定有某种特殊的意义,怎么能会这么贵重的东西弄丢了呢?
  他一直在安慰我,说这事跟我没有关系,叫我不要再自责了。可我就是哭个不停,像是跟谁较劲是的,一哭起来眼泪就哗哗直流。他突然释然的笑了,弯弯的嘴角划出一道美好的弧线:“原来是这样的。”
  我好奇的瞪大通红的眼睛:“你说什么呢?”
  “‘泪珠’啊,像女孩的眼泪一样晶莹,也像女孩的眼泪一样惹人疼惜。”他轻声说着,温如春风。
  柳眉眉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拿着相机再次框住我和薛瑞寒:“我说帅哥,你到底想让依依哭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等她眼泪都流干了,才把真相告诉她啊?”
  “小眉表妹,你不要每次都拆我的台好不好,我这不是真打算要说么?”
  表妹?我再次瞪大了眼睛。柳眉眉笑着靠了过来:“依依啊,我不是故意要瞒你的,表哥偏说要见到你本人后亲自告诉你,哪知道……”
  “那个,其实是这样的。我听小眉提起过你很多次了,所以一直想见见本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哪知你开口第一句便让我下不了台,还是当着老师的面,所以我……”他捞着头一阵傻笑。
  “所以你就想方设法的欺负我是不是?”
  他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想跟你多认识一下,所以才搞出这么多事来,其实‘泪珠’并没有丢,我只是把它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是项链坠子吧?”我死死地盯着他的颈项?
  “啊?你怎么知道的?”
  “死瑞寒,你真当我是白痴啊?每次一提‘泪珠’你就摸项链,还敢编出什么猫偷钻石的谎话骗我,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吗?”
  我追着他一阵乱打。他突然翻过身紧紧拽住我的手:“那么江依依同学,如果我不当你是笨蛋,我才是那个真正的白痴,你会愿意与我做朋友吗?”
  我看着他温和的笑脸,眼睛仍是酸得厉害,只怪他的目光太逼人,居然让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柳眉眉的笑声在耳边轻快地响起。花样年华,又将是一段美好春光。

我是水儿

帖子数 : 84
注册日期 : 13-1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