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仙心经》——有些灵异故事充满了温馨

向下

《猫仙心经》——有些灵异故事充满了温馨

帖子 由 我是水儿 于 周二 十一月 26, 2013 1:06 am

猫仙心经
烟如梦隐/文

壹 糖葫芦的诱惑
  我遇到韩非离是在春光明媚的三月。那日清光洒洒,映衬着他的双眸格外明亮。
  他温和地从木槿树下将我抱起来,喃喃自语般叹道:“好一只玄物!”
  我瞪大双眼瞧着他,别人都当我是只黑漆漆\目光犀利的脏猫,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识货,看来我家老爷子没骗我。
  我家老爷子实则是我外公,跟我一样是只猫。
  呃——该算是猫仙吧!
  我自小便听他念叨,说什么欠人家人情总是要还的。
  暂且不说我们猫仙究竟欠了他韩家什么,偏要我从千里之外的黑雾崖跑来报恩。就凭韩非离他没有一脸厌恶地将我推开,还精心给我布置了一个花篮就寝,安放在自己房内,整天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逗我玩,我就认定了他这位主人。
  不过我可不是来做他的玩物的,也不是来享福的。走前老爷子一个劲地提醒我:婉婉,你可是他的守护仙,一定要保护好他!
  好吧,我认命,就当锻炼身体,时不时地跟暗中潜入韩家的妖怪动一下手。反正韩非离待我也不赖,在这里好吃好住的,我倒也是心安。
  可这小子偏偏什么都不知道,时常蹲下身来握着我的前爪,目光流转,哀叹:“猫猫,你说我怎么总是做噩梦啊?再这么下去我会神经衰弱的!”
  我鄙视地瞧他一眼。你那不是做噩梦好不好?分明就是有妖怪半夜趁你熟睡后跑来害你,想夺走你颈上挂着的那颗破石头!我跟它们拼得个你死我活,你就只是皱皱眉当做个梦就过去了。
  想到这些,我真忍不住跟他道出实情,但又怕一张嘴说话就吓到他。明明就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却还是一副天真青涩的模样。莫不说妖怪要欺负他,就是我也偶尔想在他身上揩油。
  我伸长手臂挂在他身上,吐出红润的舌头去舔他白皙嫩软的脸……我知道自己是只猫不是只狗,可是对着他就是忍不住……谁叫他长得我见犹怜呢!
  他淡笑着搬开我的脸,用手指轻拉我的胡子,惹得我一阵吃疼。
  看着我被惊得全身黑毛簌簌,他竟然大笑起来:“猫猫,晚上想吃什么?我做不好糖醋鱼,吃蛋炒饭好不好?”
  糖醋鱼,那个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可惜他妈妈整天忙着外边的生意,一个星期难得回几次家。糖醋鱼是没指望了,不过韩非离做的蛋炒饭也不赖。
  可怜的孩子,自小就没了父亲,母亲为了生活常年东奔西跑。若是没有我陪他,估计他也过得很无聊吧。
  我伸了个懒腰,瞄着韩非离离去的背影,继续窝在软绵绵的小花篮里补眠。
  虽说我是只猫仙,但是也还是一只猫,这贪睡的毛病是改不了也戒不掉,更何况隔三岔五就要在三更半夜窜起来打妖怪,这瞌睡和精力恐怕是怎么都补不全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嗅到一股香甜诱人的味道,微睁着双眸一瞧,韩非离拿着一串红通通的果子递到我嘴边。
  “小馋猫,要不要尝尝糖葫芦?”
  我的口水洒了一地,伸头一口就含住硬邦邦的果子。咦,味道还不错,就是太硬了,嚼了半天才抿下几颗碎渣,含在嘴里黏糊糊的。
  我正回味着,突然瞥见他颈中红光,大叹不好。每次只要有妖怪出现,他挂在颈上的破石头就会发亮。我吐掉嘴里的果子,警惕地环顾四周。他到底把什么妖怪带回家了?
  韩非离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你不喜欢吃啊?”
  我瞪了他一眼,偏挑在我进食的时候遇上这种事,没好气地吼道:“你别闹!不准把它扔了!”
  韩非离仍是吓得将糖葫芦扔在地上,万般惊恐地指着我:“你你你……”
  我什么我啊,要不是顾忌身份,我早就张口说话了,现在不是迫不得已么?你居然还把我的美食扔了!韩非离,等我收拾了妖怪,我再来收拾你!
  “出来!”我冲着院中大吼一声,只见草丛中窸窸窣窣地钻出一条细长的菜花蛇。
  她翻动着妩媚的双眼看着我,嗤之以鼻道:“我当是何方神圣护着血玉呢,没想到竟是一只黑猫!”
  我还之冷笑:“神圣是算不上,不过倒是可以让你瞧瞧你口中黑猫的厉害。”
  说着,我张开前爪挥了上去,抓得她绝美的蛇皮鲜血直流。
  “好你个毒妇!”她骂着挥动长尾卷住我的身子,我想起被韩非离扔在地上的糖葫芦就是一团怒火,张嘴就咬了上去,腥苦的味道让我作呕,胃里免不了一阵翻腾。
  蛇妖大叫一声,失力地将我甩了出去。待我四肢落地,平地一声雷传出,蛇妖霎时化作一阵青烟,随着惊天惨叫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松了口气,转身迈开幽雅的步子回到房中,韩非离还是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我看着被他摔得支离破碎的糖葫芦,生气地说道:“下次你再扔我的美食,我就扒了你的皮!”
  其实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他,让他意识到扔掉美食是一种浪费,珍惜粮食才是美德。哪知他被我吓得更厉害,竟战战兢兢地问我:“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东西?”我鄙视地白了他一眼,“我是猫仙好不好?”
  他始终不敢相信,也不愿再靠近我,跟躲瘟神似的,让我格外难受。
  我小声地回道:“你别怕,其实我是来保护你的,没有恶意。我外公说你颈上带的玉石是韩家祖传下来的东西,有千年灵力,恐有妖怪趁机对你不利夺走它,所以才让我来的。”
  他紧紧拽住玉石,惊诧地问我:“你也是为了它而来的么?”
  “我又不是妖怪,稀罕这东西做什么?”这小子还真是单纯得厉害,居然连我的话都听不明白!
  “你是只猫,还会说话……难道不也是妖怪?”
  呃,这话似乎说得有些道理。我自信地回道:“那你就当我是不会害人的妖怪好了。”
  
贰 家有猫仙
  话说韩非离不仅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而且还经常利用课余时间研究自然科学。
  自从他知道我是猫仙后——不,在他心里我是猫妖——就时常提着我的后颈将我悬在空中上下打量,而后异常神秘地问我:“你会不会变身?”
  我一脸正经地告诉他:“韩非离同学,你马上就要参加高考了,可不可以等考上名牌大学,了了你母亲的心愿以后,再问我这种无聊的问题?”
  他回过神来,露出明媚的笑颜:“这算不算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无奈地点头,他终于安心地将我放下,转战题海。
  我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跟人类相处得太久了,居然还傻不拉几的想韩非离高考结束后,究竟要变出一副什么模样来面对他,才算是对得起这个约定。
  罢了罢了,都是外公害的我,谁叫我先与老爷子约定一直要保护韩非离,直到他成年以后呢?
  成年,韩非离的十八岁。原来他高考结束以后我就要离开他了啊……我吸了吸鼻子,看来真是跟人类呆久了,竟也学着感伤了。
  转眼,我跟着他竟快三年了。
  我始终不愿承认自己很迷恋韩非离为我准备的小屋,韩非离为我准备的美食,韩非离温暖的怀抱,韩非离明惑的笑容……依旧故作镇定的帮他挡妖灭灾。每次大战之后,他都会准备丰富的美食,好似迎接战场大捷而归的将军,一边温和的给我喂食,一边伸手轻轻抚摸我的额头。
  我为自己在他手下莫名的颤抖感到格外的惊奇,甚至愤怒。
  趁着韩非离整日忙着准备高考的空档,我便跑到房顶跟隔壁院子里的黑猫眉来眼去。不要误会,他虽是与我同族的公猫,但同时也是我亲哥。
  他故作深沉地跟我说:“老爷子整天都在念叨你,你可不要瞎逞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不好跟老爷子交代。”
  “恐怕老爷子不是担心我出事,而是怕我惹事吧?”
  他不安地瞄我一眼:“别胡乱猜测老爷子的心思,你懂什么?”
  我撅了撅嘴,不以为意。
  韩家还是时不时会冒出几个偷袭的妖怪,就连韩非离也见怪不怪了。但他待我越来越好,好得让我有些不自在。
  有一次,他收到远在外地出差的母亲的来信,欣喜地拿给我看。
  “婉婉,等我毕业以后,我们也去旅游好不好?妈妈说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到处走走。但是又怕遇到奇怪的东西,你陪着我,好不好?”
  奇怪的东西自然指的是妖怪。我本想告诉他很快我就要离开了,可是看着他满眼的向往,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只好幽幽地回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他深深地看着我,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我却纳闷,他要旅游该找人陪着啊,找我做什么?我俏皮地嬉笑道:“韩非离,你莫不是没有女朋友吧?”
  他好气又好笑地瞪着我:“婉婉,你可真不是一只好猫!”
  我翻了翻眼,我何时说过自己是好猫了?不过,这“婉婉”二字从人的嘴里叫出来,和猫嘴里吐出来果然听着大不一样。尤其是韩非离这样叫我,清越婉转,不禁让我浑身别扭,早知就不告诉他我的名字了。
  
  后来我发现,我的猜测是错的。
  我记得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周末,韩非离带着一位清秀可人的女孩回家。女孩穿着素白的雪纺裙站在木槿下,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一脸平静的笑容。而后韩非离告诉我,女孩叫江素素,是他的同班同学。
  江素素的数学不好,便找上了我们家各科都是第一名的韩非离。我窝在他怀里,打了个呵欠:“韩大才子亲自给她补习,江小姐还真是有福气。”
  韩非离似笑非笑地伸手弹我的额头:“你啊,别在人家突然张口说话就好,吓到了她,我可负不起这个责。”
  我跳出他的身子,挥了挥前爪:“你陪你同学去,我要睡觉了。”
  他抱起我放在花篮里,笑了笑:“地板凉,还是窝里睡的好。”
  不得不承认,韩同学一向很善良,也很会照顾人。我微微闭上眼睛,心想:他对一只黑猫的情意估计不是关心,而是怜悯和同情心泛滥吧。
  生气!
  我需要他照顾么?一直都是我在保护他好不好!他不过就是为我提供居所和膳食罢了!呃,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好像没资格抱怨……
  此后每每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了。我居然在天光大好的下午,放弃了大把大把可以安静补眠的时间,跑到二楼的窗台上趴着,死死地盯着那个叫江素素的女孩,看着她几乎和韩非离靠在一起,两个人在同一本书上指指点点。韩非离居然还时不时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而江素素还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我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却不知哪根筋不对劲,竟然生气地冲了过去,故意掀翻了桌上的茶杯,给江素素的白裙留下了一个极其难看的纪念品。
  “婉婉,”韩非离一把抱住我,将我从桌上拖了下来,“你又顽皮了。”
  我瞪了他一眼。死小子,没见过美女是不是,居然为了她怪我?
  韩非离不好意思地跟江素素道歉,我狠狠的在他手臂上抓了一爪就跑了,而后又气又恼的窝在花篮里冲着棉垫子一阵乱咬。
  不对啊,我发脾气给谁看啊?我这么生气为的是个什么啊?难道就因为韩非离对着一个女孩笑了?这关我什么事?
  经过深刻反思以及一阵激烈的心理争斗后,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准备装回一只温顺的猫咪,冲着江素素撒会儿娇,希望她能就此原谅我的年少无知,不要迁怒于韩非离。
  哪知我在厕所发现挂着一脸忧伤,漫不经心的清洗着裙上茶渍的江素素时,她突然蹲下身用湿漉漉的手掌抚摸我。
  “你不喜欢我是不是?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他总是提起你,我知道这三年来都是你陪着他。我不想看他过得这么寂寞,好想陪着他……你只是一只猫,不能陪他一辈子的,让我来照顾他,好不好?”
  江素素的眼泪落在我的绒毛上,和她的手一样冰凉。
  她说的对,我只是一只猫,不可能陪着韩非离一辈子的。
  而且,我就要快离开他了。
  
叁 落跑的新娘
  江素素的事,韩非离没有丝毫怪我,只是最近总是平白无故地对着我叹气。我有些疑惑,难道他知道我就快要走了么?如果我现在告诉他只能陪他到十八岁,他会不会有一点不舍?
  后来想了想,我在这里骗吃骗喝了三年,还时常给他惹麻烦,兴许他早就不耐烦了,若不是看在我能帮他降妖除魔的份上,指不定早就被他赶走了。
  其实,我只是在为分别时做最坏的打算。我知道韩非离是真心待我好,不管他是不是出自怜悯,我在心里还是感激他的。
  我想,以后有江素素照顾他,他一定会很幸福吧。
  我揉着眼睛趴在房顶上,大哥跳到身旁坐着,诧异地问我:“婉婉,你不会乐不思蜀了吧?”
  我无力地抬了抬眼:“下个星期他过完生日我就跟你走,你急什么?”
  大哥转了转眼珠子:“我倒是不急,是老爷子心急,说等你回去就张罗婚事,你以为我想守着你?”
  “婚事?”我怎么不知道啊,“老爷子把我许给谁了?”
  大哥不安地看了看我:“还能有谁?乌树崖的安安呗!”
  “那只长毛怪?!”我忍不住一阵惊呼,凄厉的猫叫久久回荡,大哥连忙伸爪捂住我的嘴,楼下传来韩非离的声音:“婉婉,你做什么呢?”
  我想转口说句人话给韩非离一个答复,可是大哥就是不放开我:“这次由不得你,韩家少爷成年以后你必须跟我走。”
  我咬了他一口才逃脱他又脏又臭的爪子,没好气地回道:“我有说我不回去么?”
  “老爷子本不许我说的,怕你逃婚。哥哥又不是存心为难你,只是老爷子那边实在是交代不过去,你回去好好想想吧。”大哥说完,发出一声叹息,转身走开了。
  回去之后,韩非离推给我一盒蛋炒饭,我不高兴地推开:“天天都弄蛋炒饭,你烦不烦?”
  他明亮的眸子霎时暗淡下来:“我以为你喜欢……”
  我愣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我本没有丝毫嫌弃蛋炒饭的意思,只是心里气老爷子自作主张将我许了人。可是这种事情我可以找人倾诉么?韩非离他听后会怎么说?我再承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低着头窝回花篮里,不敢看韩非离失落的双眼。
  五月下旬,是他的生日。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我看着跳跃烛光下他潋滟的笑脸,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的惆怅。
  “你别动,仔细看好了,我有礼物要送给你。”
  他疑惑地看着我,我缩在椅子上紧紧闭起眼睛,口中念起咒语,而后缓缓睁开眸子。
  我看不清他眼里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愫,却意识到自己全身颤抖得厉害,小声地回道:“你不是想看我变身么?我就把这当礼物送你好了。”
  他不说话,烛火照的脸颊发红。他抿了抿嘴,欲言又止地看着我,眼神闪躲不定。我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衣,是照着电视上的女子装扮变的,应该不会出错啊,难道是我的样子太吓人了?
  可是老爷子分明告诉我修得千年法术以后,我会幻化出人身,而且绝对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难不成他骗了我?
  “我是不是不好看?”我嘟着嘴问,猜测人类的欣赏水平极有可能跟猫的不同。
  “不是,”他缓缓摇头,抿出羞涩的笑意,“你,很好看。”
  他说着,双眼深深的看着我,我却更加疑惑。
  那晚,他喝了一些酒,梦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胡话。我一直保持人身,坐在他床边,守了他整整一夜。
  今夜过后,我恐怕再见不到他了吧。
  “我要走了。”第二天早上,他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我,我慌忙地说了这么一句,说完就别过头去。
  “去哪儿?”他紧张地问,撑起身子,神情不安。
  “家里出了一些事,我要回去一趟。”
  他点了点头:“你很久没回去了吧?是该回去看看了。”
  他从枕下摸出一个掌心大的锦囊,戴在我颈上。我狐疑地问:“这是什么?”
  “平安符,昨天我买蛋糕的时候随便到庙里求的,你将它戴上吧。”
  他的笑容依旧很温和,却看得我想落泪。我慌乱起身,看也不看就往门外走。
  他在身后追问道:“婉婉,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紧紧闭上眼睛,不让泪水流出来,用沙哑的声音回了一句:“很快。”
  他说:“我会做糖醋鱼了,你回来以后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好。”我重重点头,夺门而出,没有再看他一眼。
  屋外阳光明媚,就和我来时一样。我缓缓睁眼,泪水啪啪的掉在地上,双眼早已模糊成一片。
  
  我逃婚了。在老爷子和安安的怒吼之下,我毫不迟疑的逃走了,满心想着的只有一个叫韩非离的男子。
  大哥说老爷子这次是真生气了,下令将我赶出黑雾崖,再不许我回去。
  这样的结果原本就是我自作自受得来了,我毫无怨言。大哥只是无奈地叹气摇头:“婉婉,为了一个男子,你这么做值得么?”
  值得么?我用掌心握紧颈项的平安符,但笑不语。
  我不是迷恋人类的地方,只是迷恋着任何有着韩非离气息的地方。所以,我迷迷糊糊的走在街道上,被拥挤的人群撞来撞去,却依然固执的寻找着他,整整三年。
  “您好,打扰您了,请看一下这个……”一张传单横至眼前,我仔细一瞧竟是一张寻猫启示,失踪的黑猫……
  我抬头看着眼前的男子,依然青涩,只是原本清亮的眸子不知为何竟过早的蒙上了一层沧桑。
  他呆呆的看着我,像是要将我深深看进心里。这一刻,我只想逃。
  于是我转身,他却紧紧拉住我的手,哽咽着问道:“婉婉,是你么?”
  我张口,不知该如何作答,周遭的世界仿佛片刻沉寂下来,我尝到嘴角的一丝苦涩,是泪。
  “为什么不回来?”他拉过我的身子,直视我的双眼。
  “为什么不回来?你答应过我要回来的……”他幽幽地说着,犹豫地将我拉入怀中,“婉婉,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我……我家里出了事……”
  他靠在我肩上重重点头:“我都知道了。你外公只让你保护到我成年,后来又将你许给了他人。我知道你逃婚了,你大哥来找我过,我向他打听过你的消息,他只说你已经回不了黑雾崖,并不知你的去向。婉婉,我一直在找你,你知不知道?”
  “不要再说了,好不好?”我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我哭起来的样子很难看。我本来就生的难看,苦丑了更没人要了!”
  “谁说的?”他温暖的掌心覆在我脸上,轻轻拧了一下,满目宠溺。
  我看着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忽然发现他颈间玉石不见了,慌忙问他:“血玉呢?我走以后,是不是有妖怪来缠你?”
  他缓缓摇头:“你走以后,你大哥在院子里设了阵法,妖怪是不能入内的。血玉不在我身上,三年前我就将它给你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指着我颈上的平安符,笑道:“在这里。”
  “你怎么能把自家宝贝随便给人?何况我拿它又没用,你真把我当那些妖怪啊?”
  “不是,”他拉起我的手,目光婉转而沉重,“你把平安符打开看看。”
  我从颈间抽出那一颗红如鲜血的玉石,坠在银质细环上。原来血玉竟是这番模样,原来它一直都是一枚戒指。
  “我是猫……”
  不等我说下去,他便紧紧握住我,坚定地说着:“你是我的妻。”
  他扬着嘴角,笑容安静而温暖,仿若初见。我望着他,终于重重点头,笑靥如花。

我是水儿

帖子数 : 84
注册日期 : 13-1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