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玥芳华》——有的爱情从一开始便早已注定

向下

《灵玥芳华》——有的爱情从一开始便早已注定

帖子 由 我是水儿 于 周二 十一月 26, 2013 1:04 am

   灵玥芳华
    烟如梦隐 / 文
   壹
   树影凄凄,流苏琉璃灯昏暗微弱的光线摇摆不定,低吼着的阴风卷起纱帘,月光下凶刀见血。吴苏阳抬起头来望我,双眼斜斜地偏着,扬起一丝冷笑,“把灵玥宝镜交出来!”
   
   父亲的身体如枯叶般无力地摇曳落倒,我紧抱着手中锦盒,默然相望。
   
   吴苏阳将满布血腥的手搭在我肩上,低头轻语,“戚小姐,你我有婚约在先,我定不会伤你。只要你交出灵玥宝镜,同我一起参透天机,共享荣华富贵,我保你一世无忧。”
   
   我翕张着嘴,轻吐叹息,嘴角牵动,这笑苦不堪言,梗得喉咙生生的疼。“灵玥宝镜,暗藏天机,预知未来,掌控天下。吴苏阳,若一切真如传闻,我戚家怎会料不到这场劫数?”
   
   “你又何必隐瞒呢?”那一抹凶刀落颈,冰凉透心。我一手扣住锦盒,伸进去点着旋钮;一手绕到颈上,将那刀刃握紧,深深刺入掌心,直到温热的血液在素衣上晕开一朵朵红花,流入锦盒之中。
   
   我微弱地笑着,“吴苏阳,你恐怕还不知道这灵玥宝镜其中的玄机吧?”
   
   望着他惊愕的眼,我放声大笑起来,捏住刀刃往颈上斜着一抹……吴苏阳,我戚家的东西怎会让他人轻易得到?曾经海誓山盟,不远万里陪我出国留学,今日你却因几句传言盗取我祖上传下的古物,杀我家人,叫我如何能不堪屈辱与你相守?祖上有云:灵玥宝镜,血染毁之。我自知已难逃毒手,唯有带它一同去了。苏阳,莫怪我,有这样的结果,全是你一手造成的。
   
   我用尽最后力气,将锦盒往地上狠狠一摔,身子跟着倒了下去,满脸泪水却不知为何人而流。
   
   吴苏阳焦急万分拾起锦盒,愤怒地望着我,我只是轻蔑地一笑,却见一道霞光破盒而出,耀得辉煌。我伸手握住铜镜的碎瓦,轻轻地闭上眼睛,再无挣扎……
   
   贰
   红木床,青纱帐。
   
   我不是死了么?不是该在凄冷的奈何桥头饮尽孟婆汤么?可这身子却像软在丝绵被中,揽住睡意暖着心头。忽而睁开眼,朦胧一片,指尖感觉却依然真切。
   
   “婉儿……”一道空灵声唤我,丝丝绵绵的轻柔,绕在心尖里舒坦清澈,不似吴苏阳的那般虚假做作。
   
   我转头,木然呆滞地凝视着眼前的男子,挽着墨绿色的长衫,将我拥在怀里,“婉儿,你终于醒了。看来还是李大夫的药管用,烧一退就好了。不过,倒是把我给吓坏了。”他的声音又闯入耳边,惊得我簌簌发抖,“答应我,以后都不许病了。”
   
   我猛地推开他,“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双眼中竟是比我还要惊恐的神色,他摇着我的身子问道,“婉儿,你不记得我了么?”
   
   我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戚婉儿,林家的少夫人。江南富户林家,一门显赫的林家。林默然的妻子竟与我有着同样的名字。日里听小丫头说起戚家擅长观测风水,巧的是我所在的戚家也常研究此道,觉着冥冥之中有所预示,莫非我与这个戚婉儿真是出自同宗同族?那么这一切便是缘分了。
   
   谁又能想到灵玥宝镜不但能带我脱离险境,还一并带我离开那是非之地。时空隧道里混混沌沌,我竟也忘了是如何来到此地。只是,吴苏阳此刻恐怕已经将家中产业、财务收入私囊。想到这些,我又如何能安心渡过自己的这场穿越之旅?
   
   长发倾泻而下落至腰间,裹着素色的纺纱裙。小丫头握着梳子在身后细细地梳着,瞧见我苦涩的模样,探下头来轻叹,“少夫人不开心么?”
   
   我的身子一颤,铜镜中的柳眉桃腮便如水中月涣散。她们口中叫着的少夫人,尊敬着宠着的女子,不是我。虽然府中上下都说我患的是失忆,但只有我自己晓得,她们的夫人已经病逝,才让我得以从另一场劫数中换魂而来。
   
   小丫头拾了一枝头上嵌着碧绿玉石的钗插进鬓边,轻柔地缕缕我耳边的残发,说,“少夫人笑笑吧,不然少爷又要心急了。”

   我拍拍她落在肩上的手,微微地笑着。小丫头欢喜道,“奴婢去给夫人倒杯茶来。”

   来的这几天,除了才醒时跟林默然说了那一句,我就再未开口。思来想去,如今我也沦为了无亲无故,无家可归之人,能在这里找到栖身暖心的地方已是万幸,只替那少夫人给活着的人些许安慰吧。

   一会儿,小丫头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手中的茶盘晃晃荡荡,瞧她那焦急的样子,我不免一笑,连忙伸手接过,才发现茶盘上还端着个手掌大的方盒。精细的栀子雕纹,煞是好看。小丫头指着说,“夫人快打开看看,是少爷送的。”

   我犹豫着打开,黄纱丝缎裹着一只玉镯,翡翠夺目,镯中细痕牵绕,冰冰凉凉入手,是玉中上品。我回给小丫头一丝浅笑,却在这时看见那一身绿衣,阳光下隐约的笑意,微张着唇立于门前。

   风姿颀身,气度过人。我的心咯的一声,像是喝下清酒,几分素淡,几分醉人。


   近日府上生活过得紧凑,夫人和老爷被招进宫中,小丫头们却乐得清闲,闲来无事便坐在树下的石桌旁闲话。我看着窗外的气色,朦胧中透着诡异,不由地皱眉,怕是要发生什么大事。

   我拍着丫头的肩问,“少爷呢?”

   “今早上就出去了,但一直在门口转悠,不知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另一个丫头接嘴道,“呵,这事我知道,少爷定是去看门外的奇观了!”

   “是啊,可奇了!我昨儿见着那根铁棒居然流出甘露来,指不定林府是一块风水宝地呢!”

   听了这话,我连忙从后门出去,在林府外转了一周,再走到前门口去,见着林默然仔细地端详着石头缝里短小的铁棒子,若有所思。想不到他竟会如此认真。我走过去,在他身后轻言,“树中藏红,木生火;泥上浮金,土生金;水插枯枝,水生木;烈火成灰,火生土;铁出甘露,金生水。这乃是五绝奇门大阵,看来是有人想要害林家。”

   林默然一惊,回过头来,见是我,先是一阵惊喜,而后皱眉轻叹,“你都看见了?还能补救么?”

   我问道,“这些东西出现多久了?”

   他想了想,“我送爹娘走的时候才瞧见的,但听下人们说起,恐怕已有三日。”

   我摇头,无奈地拽着手中锦帕,“已经晚了。”

   他神色踌躇,“都是那些下人们不懂事,若是早些发现就好了。”

   我无奈地转身回房,这是他的家运,我也无力回天。

   午时一起用饭,他动了两下筷子就再吃不下去,侧过头来跟我说,“不记得以前的事不要紧,只要你在这里过得习惯就好。”

   我嚼着饭菜,未细想他话中之意,便随口答道,“无碍。我也是生出豪门,自小学了不少规矩,所以到这里来也……”

   他木然地看着我,而后起身将门掩上。我放下手中碗筷,方才的话不管是一时说漏还是如何,他早晚是要知道的。他就这样背对着我,用极为无奈的声音说着,“你不是戚婉儿。”
   
   “恩。”我木然地点头。
   
   “自你患病我就一刻也未离开过,可你醒来后却忘了所有的事情,我一直以为是失忆,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可是今日我才知道,你还记得那些五行八卦之术。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装失忆,还要说自己不是婉儿呢?”
   
   我看着他激动着颤抖着的背影,走上前去拉他的衣袖。他挥袖挣脱,冷淡地说了一句,“你走吧。”
   
   他关上房门,就这么简单而普通的动作,便将我与他生生地隔开。原来,他念着的、记着的、关心的,是他的妻,不是我。呵,像我这样的女子,注定会沦为吴苏阳手中的棋子,哪里有什么资格祈求一段完美姻缘?
   
   夜里,我裹着厚重的锦被睡下,身子出奇的冷,辗转难安。迷糊中入睡,竟梦见吴苏阳举起凶刀阴笑着向我走来,手心冒出冷汗,梦中惊呼,却不得清醒。林默然寻声进来,轻轻地搂住我的身子唤我的名字,“婉儿,婉儿,别怕,我在这里……”
   
   自来到这里以后,他惦着我失忆便不再与我同住,独自搬来一张床放在外厅,夜里听见动静便进来瞧我。他总来轻摇着将我唤醒,每每这样,我都会还以感激的一笑。只是今晚,他明知我不是他的妻,却依旧露出怜惜的神情,我的口中嚼出苦涩的味道,眼泪唐突地落了下来。
   
   肆
   次日一早,管家就找了来,说是收了两封信要亲自交到少爷手中。林默然听了这话立刻赶了去。老爷夫人上京,又突现五行奇门阵,今日又送来两封信,着实让人愁心。我担心出事,便跟在他身后,步到书房门口,贴着门缝细细地听着。
   
   “这一道是京中密函,皇上想要婉儿交出能保皇脉的风水之术,爹娘本是上京解释这事的, 可是信中却称爹娘未曾晋见。我正疑惑着,再读这封信一切都明白了。原来爹娘在半路上被反贼劫走,为的也是风水之术,希望婉儿能改国运,反贼好趁机造反。看来,当日设下这五行奇门阵的也是这反贼!”
   
   我记得小丫头说过,戚婉儿是家中独女,爹娘在一次风水勘察中不慎跌入山崖,重伤不治逝世。至此以后,她便把家中一切归于林家,将所有五行八卦收了起来。再加上戚家的风水之术远近闻名,如今戚家又只剩她一人,看来这次各路人都盯上她了。
   
   管家捶胸顿足,神色焦急,“这该如何是好啊!”
   
   林默然从包里摸出一锭银子交在管家手中,“你快去备一辆马车,将少夫人带走,其他事情我自会解决!”
   
   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想着我,可为何要瞒我呢?我推开门,不顾他惊讶的神色,走到他跟前,说道,“你赶紧去京城将此事禀明圣上,派些人手过来,这个贼人让我去会会。”
   
   “不行……”
   
   不等他说完,我便紧紧握住他的手,道,“默然,公公婆婆的安危要紧!”
   
   他无奈地看着我,思前想后,终于点头。
   
   林默然还是坚持要送我上山,我不许。越是危险的地方,多一个人便越是难以顾全。“其他人去通知皇上也不放心,还是你亲自去的好。请皇上派兵围剿反贼,岂不是两全齐美?再说了,那贼人要见的是我。你就信了我这次,定会平安无事的。”
   
   听了我这番劝话,林默然才上了马,快马加鞭地往京城里赶。我舒了口气,吩咐丫头将那些五行八卦的器具通通找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在救人时派上用场。
   
   林默然,我虽不是你的妻,但你也算是我的恩人。你爹娘的性命如今握在我的手上,即便是生死一搏,我也会不惜一切将他们救回。你就安心地去吧。
   
   伍
   血魁山,山势险要,悬崖峭壁,树丛繁杂,最适埋伏突击。这帮反贼又如何知道,这样有利的地址,终有一天也会害到他们?
   
   我望着那带头的贼人,用斜光瞧着林默然的爹娘,还好只是被绑着,并未受到伤害。
   
   “你终于来了。”那贼人满脸络腮,说话的时候胡子便跟着抖动,一目凶相,“就你一个人来的?”
   
   我走上前去,面不改色,“是,连你要的东西也一并带来了。”
   
   夫人拉长着沙哑地声音朝我吼道,“婉儿,戚家宝物万万不可交给他,一旦起兵,天下大乱,受苦的都是老百姓啊!”
   
   贼人听夫人如此说话,便将手扬了起来,欲落下,我连忙止住,“公公婆婆,对媳妇来说,你们的性命最要紧,江山社稷本不是我们女儿家该想的事情,自然也与我无关。”
   
   贼人将手放下,大笑道,“还是你识时务!”
   
   我紧拽着衣袖上前,将老爷夫人挡在身后,以防他二人又说错什么话,惹怒了这贼人。我瞧了瞧周围的壮士,个个肥头大耳,魁梧不凡,有他们在不便救人,再加上要拖延时间,等着林默然带人来,便转而说道,“你不是想知道风水运势么,我现在就说给你听,不过,你需得将这些外人都遣下去。”
   
   他不解地看着我,“他们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何来外人?”
   
   我凑到他身边,小声冷言一句,“我也知道他们个个气度不凡,日后定能成就大事,但壮士你就不怕他们有朝一日与你争夺天下么?”
   
   那贼人一愣,反复寻思。我心中冷笑着,我这般用意说给你听,岂容你还有其他决定?他果然扬手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得靠近半步。”
   
   众人得令便各自散去,看来这人在这些人中还有些威信,我便也不可小看他了。我在他身边踱步,用脚尖画下阵术,将他身子围在圈内。而他只是注意到我看着他奇异的眼神,于是怒声问道,“你看什么?”
   
   我停下步子,福了福身子说道,“壮士果然气宇轩昂。我方才观察壮士周身,凭着多年的经验觉出几分贵气,看来壮士日后定能黄袍加身,一统天下!”
   
   他听我说得句句有理,便放肆大笑起来,见我将老爷夫人身上绳索解开,拉到一旁坐着也不怒,将胡子一抹,说道,“既然如此,你便快快将得天下的风水之术告诉我,他日稳坐江山,我就赏你黄金万两,让你林家一世无忧!”
   
   一世无忧。呵,当日吴苏阳对我说的也是这话,可是真有人能保我一世无忧么?
   
   我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林默然还没有赶来,设下的阵法也要到午时才能发挥作用。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只差片刻,于是起身说道,“这是当然。不过这风水之事不是一时半刻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你容我斟酌斟酌。”
   
   方才已经给了那贼人希望,而我此时又找说辞,他便不依,“我管不了那么多,你今天若不说出来,就别想活着走出去。”说着,他手中刺刀就落在我的颈上。
   
   老爷夫人在身后惊呼一声,我不过只是露出一丝苦笑,尖刀破颈的感觉我已尝过,又何畏生死呢?我双眼直直地瞪着那贼人,“你这般逼我,我就不愿说了。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以后如何成就天下大业?”
   
   “你……”那贼人将刺刀横了过来,“你到底说是不说?”
   
   突然,四处传来刀枪声,杀喊声不断。我一笑,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贼人一慌,收回刺刀,回神后看着我,仿佛梦中惊醒,吼着,“原来你们早有预谋……好,你不仁我不义,休怪我杀了你们三个当陪葬!”
   
   午时光芒正耀,我知时机已到,任由他将尖刀刺了过来。谁知,突然一个墨绿色的身影闯了过来,将贼人挡住,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看着林默然的脸庞,为时已晚,那刀已经插入他的后背。就在这时,那贼人口吐白沫倒了下去。
   
   林默然伏在我的身上,微弱地喊着,“婉儿……”
   
   我用手探着他的后背,还好刺的不深,这才松了口气。
   
   陆
   红木床。
   
   林默然爬在枕头上,发出轻微的吟声。我用指尖沾着药轻轻地点在伤口上,而后俯身吹着。
   
   他侧过头来看着我,红着脸说道,“我明明看见他要杀你……”
   
   我一边给他上药一边解释道,“是我早前就已经布下阵法,可以乱他心智,他一激动便会气急攻心,也多亏你们来得及时。”
   
   他握住我的手,说,“婉儿,谢谢你。”
   
   看着他双眼,竟是如此温柔,心不由一颤,怎受得起他这般为我?“我也只是尽微薄之力,感谢你近日收留照顾我的恩情……”说着,便将手抽了回来,深深藏在袖中。
   
   他起身紧紧地盯着我问,“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戚婉儿?当日,你告诉我有人要害林家,我以为你早已察觉,害怕受到牵累才不愿意承认。可是,当我看到你奋不顾身地去救爹娘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错怪了你。现在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你还是不承认呢?”
   
   我望着他,无奈地说道,“原来你是这样想我的?难怪执意要赶我走了。”
   
   他不回话,尴尬地别过头去。我又将他按回床上,将伤口包扎起来,叹道,“你若是想知道真相,我这就告诉你。我是叫戚婉儿没错,但是却不是你口中的戚婉儿。我所在的戚家是在几千年以后,那个时代都市繁华,高楼大厦,目不暇接。我戚家也擅长风水之术,因此生意红火,富甲一方。可惜的是,也有不少贼人看上了戚家这份家业,想抢夺去,便趁机接近我。”
   
   想到吴苏阳,我有些哽噎,但瞧见林默然听得认真的表情,我便继续说了下去,“那些人极为聪明,他们知道占了家业去也无用,关键是要能得到不断制造财富的宝物,就想到了我家传的风水之术。说来也奇怪,外面传言什么暗藏天机,预知未来,掌控天下,我却一直不这样认为,那不过是一件平凡普通的东西,怎么会像他们说的这么神奇呢?可是,那些贼人偏不相信,便杀害了我的家人,逼我交出宝物。呵,那个时候,我只有将手中的家传之物毁掉,之后死在贼人刀下。”
   
   末了,我看着林默然惊讶的表情,又叹道,“就这样,我的灵魂脱离了身体,但是不知怎么的竟然穿越了时空隧道到了这里,并且附在你妻子身上。”
   
   林默然只是呆呆地看着我,一语不发。我将他扶起来,为他穿好衣物。
   
   既然已经说出真相,他也知我不是他的妻,我还能奢望他给我什么安慰呢?
   
   我起身欲走,却又忍不住止步对他说,“还有一事我想你也该知道的,若我能来到这里,只能证明你的妻子没能熬过那场疾病,已经……”
   
   “我知道了。”只是这一句,他便掩被睡下。
   
   我走了出去,靠在外厅的小床上,叹了口气。才知道,即便月色撩人,人也会如此寂寞,心也会如此伤痛。我是不是不该告诉他真相呢?
   
   柒
   
   皇上要的风水之术已经送到京中,我希望的不仅是可以守住当今皇脉,更希望国运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免受战乱之苦。
   
   已经有三日未见林默然。换作是我怕也无法接受什么穿越之说吧,我早该料到有这样的结局,也不能再这样逃避下去。这里终究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还是尽快找到灵玥宝镜要紧,之后便可回到现代,拆穿吴苏阳的阴谋,还我戚家一个公道。
   
   我以自己是不详之身,会给林家带来灾祸为由,向老爷和夫人提出辞行,两人一万个不答应。其实,在我心里,又何尝不希望有这样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无微不至的丈夫呢?只是抢夺了他人的关怀,就罪孽深重了。
   
   我跪在地上,望着堂上老人,重重地磕头,“公公,婆婆,你们在婉儿心中永远都是婉儿的家人,只是婉儿不忍心看着你们因为我而受到牵连,日后定会有贼人再向我要什么风水之术,婉儿不得已才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希望你们能理解婉儿的这份孝心,让我安安心心地走吧。再说,林家、戚家祖上积累下来的家业,不能就此荒废,还请公公婆婆能帮我守住这份家业,不能让它断送在我戚婉儿的手上啊!”
   
   两位老人见我执意要走,劝也劝不住,只好点头。
   
   我回去收拾包袱,丫头矗在一边守着,眼泪巴巴地看着我,“少夫人真的要走么?不等少爷回来了再走么?少爷要是问起,奴婢该怎么说……”
   
   小丫头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问着问着就真哭了起来。我浅笑着握住她的手,说,“傻丫头,好好的哭什么。”
   
   丫头说,“我舍不得少夫人,您别走好么?”
   
   我摇了摇头,松开她的手,将包袱提着,环顾房中。除了少许衣物和细软之外,我身上能与林家扯上关系的便只有那日林默然送我的镯子了,我取了下来,交在丫头手里,“替我还给少爷吧。”
   
   我的心略略地疼着,小丫头在身后喊着声问,“少夫人,您还会回来么?”
   
   我不敢回头,这一回头怕是真舍不得了,狠着心忍着痛,朝着大门走去。
   
   心跳得越来越厉害,竟未想到自己会如此慌乱,低着头往外冲,却在大门口跟人撞了个满怀。我回过神来,又见那一身绿衣,心咯噔一下,沉了。
   
   林默然激动地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来,递于我手中,“婉儿,我有东西送你。”
   
   我的眼角一湿,方才才取下了那镯子,他这又来送一件,难道让人走也走得不安宁么?
   
   他将我的手紧紧地握在锦盒上,轻声说着,“打开看看吧。”
   
   我的手有些颤抖,他将掌心覆在盒面上,慢慢揭开。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紧紧地盯住那盒子,就在林默然打开的那一刹那,我的手便落了下来。
   
   盒子里装着的,竟然是灵玥宝镜。
   
   他笑着说,“喜欢么?我花了好长时间特意给你做的。”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虽然在林默然面前提起过戚家有宝物一说,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他形容过灵玥宝镜的样子,连名字都不曾像他提过,他是如何做出来的?我犹豫地再次抬起手,伸到那圆盘中央,将旋钮一转,“咯”的一声,圆盘分开,中间露出一面镜子来。我倒吸了口冷气,这果然就是灵玥宝镜。
   
   林默然皱眉,小声抱怨着,“哎,我还以为表面的五行八卦圆盘可以骗过你的眼睛呢,哪知你竟然一下就打开了。果然是戚家的后人,眼力厉害得很啊!”
   
   我忍不住高兴地落泪,踮起脚勾住他的颈项。他伸出一只手轻拍我的背,“这是怎么了?”之后便摸见我背上的包袱,急忙问着,“婉儿,你要走么?你要丢下我,一个人走么?你是不是要回你那里去了?带我一起去好么?”
   
   我这才醒悟为何那丫头问题多了,原来这当主子的也一并这么烦人,问的话我梗在喉咙里一句也答不上。我狠狠地捶打着他的身子,他连忙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婉儿,我想清楚了,不管你是谁,在我心里你始终都是我的妻。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但是只要我在你身边,我便会好好照顾你,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受半分委屈……”
   
   我本就哭得一塌糊涂,再听他这么说便更是停不下来,他笑着拥住我,像我那日醒来时一样,轻柔而温暖。他拉着我的手往屋里走,一边说着,“婉儿,这面镜子是我的得意之作,我还想了个名字,叫做灵玥。你说好不好?”
   
   “还有,这磨镜的石头奇得很,听说见血就模糊了。所以,定要好好保存着,可不能让它照不出我的佳人了。”
   
   “婉儿,我都想好了,以后我们的孩儿一个姓林一个姓戚,再一个姓林一个姓戚……”
   
   “白痴林默然,谁要给你生孩子了!”
   
   ……
   
   后来的日子,我便不知那一场劫数对我来说究竟是好还是坏了。我只知,这里的日子像美酒十八女儿红,越饮越浓郁,越品越香甜。

我是水儿

帖子数 : 84
注册日期 : 13-1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